(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上次酒聚講故會,我原本要交代1949年內地一班神秘學生之死,如何跟三十多年之後一所旺角古怪夜校有關,點知忽然岔咗去《衛斯理》系列。

  「安仔,你講到班學生好似來自第二個星球,仲唔係想抄倪匡大師的橋?」嘿嘿嘿,大師兄,你無嘢吓哇?依家人人戴個口罩出街嘅日子,要講衛斯理當然唔係《藍血人》最應景啦,要講都揀《瘟神》嚟講啦。留學美國、在中環外資銀行返工之銀行偉,好似唔知大家講乜,係噃,你細細個睇英文小說,學似火箭大亨馬斯克咁,睇美國科幻經典如《銀河帝國》、《2001年太空漫遊》之類名著,你未睇過《衛斯理》唔係你背,只係大家文化不同而已。

  「等公共圖書館開番,疫情無咁緊張,你去搵下倪匡之《衛斯理》系列睇下啦,否則是你損失。」簡單講,《藍血人》係衛斯理第一次遇到外星人,故事無用平行宇宙之概念,之不過,倪大師借用土星一隻可以入侵地球人肉身、控制思想之太空病毒作為主線,創作出一個涉及中、美、日穿越古今之精采故事。

  「至於《瘟神》,就係講有人想散播病毒,毁滅文明之恐怖陰謀。」老友,唔係嚇你,次次有超級病毒全球大感染,就會有人猜想係國際大陰謀,製造人體不能抵抗之新型病毒作為武器,旨在打擊對手。衛斯理偶然捲入一個邪惡組織,佢哋計畫散播病毒,減少世界人口兩成。

  「沙田有過大瘟疫,當時大家無口罩可撲,亦無人罷工罷市,反而去西貢請來宋朝討賊有功之車大元帥神像出巡,馬上止疫治病,所以年年有人去拜車公。」係囉,好似你班金融界人士都有此習俗?「我即係話,瘟神之類故仔無乜科幻想像空間,似香江奇譚多啲,反而《藍血人》呢個外星人病毒,好似更吸引。」偉哥,講太空病毒就唔會有人戴口罩,再講多兩講,不如話宇宙第一總統疑似被入侵,變咗戰爭狂魔。嘩,咁發展落去,我係咪要去創作《英雄聯盟》,我點Handle得到呢?

  張翁係倪匡迷,佢話︰「散播瘟神病毒之神秘組織,其實係利用改寫人類基因密碼,企圖將世界引導回正軌,免致人類出現浩劫之可能。事實上,近十幾二十年,爆完沙士之後,又有伊波拉病毒,不時又有乜乜流感,愈睇愈似背後有一股嘗試將地球人一鑊熟之力量存在,唔係食野味咁單純。」張翁你講乜都得啦,不如兩個故仔夾埋一齊,即係有太空病毒入侵某國某人,某國某人後來做創新科技發咗大達,擁有一個超級科企集團,表面係發展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其實地下發展超過人類文明幾十倍之黑科技,動力來自一個比傳統計算機快幾十億倍之量子電腦。「再唔夠皮,不如你話呢個超級科技大亨搞埋核聚變,就快做出一個人工太陽……」

  做乜呢,我唔係講嗰個人造太陽,而係我點解走到咁離地。「係噃,依家你由倪匡變咗劉慈欣,好似好多太空物理學元素咁,想學人寫《三體》?」大師兄,「我認為倪匡之貼地科幻小說先至係我杯茶,愛因斯坦話,想像力比知識重要,科幻小說亦然。」《衛斯理》最叻嘅地方,就係一開始大家唔需要有被科普之心理準備,倪匡亦唔得閒同你上物理、生物課,不過《衛斯理》之方程式,在於先由一個硬派偵探故仔開始,一個驚險之謎,逐步駁落去超現實之科幻空間之內,於是你在閱讀過程中,不但吸收了娛樂元素,同時你會延伸到科學範疇之內。令人不得不服的是《衛斯理》創作於無互聯網之年代,倪大師的冷知識、黑科技、未來學,資料從何而來?「世侄,之所以有人估計倪匡有可能係外星人,至於佢係土星嚟,定係冥王星,就要請佢老人家對號入座。」

  據《藍血人》劇情推算,倪匡好可能係被控制人類思想行動之外星病毒入侵的宿主,呢個外星生物比較溫和,並無統治世界、發動戰爭之野心,惟愛小說創作,於是為華文讀者寫下一系列經典之作。

  「最近有人問倪匡仲會唔會再寫科幻小說,佢話唔會啦,點解?莫非那個外星病毒已經離開宿主,所以世上再無衛斯理?」係囉,世上再無衛斯理,我講自已個故仔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