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在內地個別發展,重災區湖北仍有大量感染個案,其他省市就連續多日回落。香港本來感染新症宗數穩定,忽然卻爆出打邊爐十人齊中招,加上醫管局明言庫存口罩只夠一個月使用,令焦慮情緒再度上升。這個時候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就披露,當局正研究限制口罩加價。

  不足情況料持續

  口罩及醫護裝備不足的形勢,沒有因為時間過去紓緩,相反還因為各地陸續出現搶購和限制出口,變得更加緊張。有公營機構高層透露,之前曾向供應商訂購了一批口罩,現在貨到香港,但價錢就升了四倍,海鮮價的現象令人吃驚。

  口罩供應在短期難以改善,由本身的供求瓶頸造成。這類醫護用品平時不是人人會用,現在突然無罩不行,需求突然急增。有經濟學者說,全球供應會因需求變得緊張,與此同時,由於航空公司大量削減來港航班,故此來港客機大減,貨物空運來港都要轉機,雖然這樣不會影響供應,但就會令價格急增。

  現時口罩供應緊張,市面上雖然可以買到,但價錢就大幅攀升。葉劉透露政府考慮限制加價,但坦言香港一向奉行自由經濟,怎樣限價對官員是新課題,需要一段時間研究。

  成本不止來貨價

  對於緊急物資進行價格管制,在不少國家都有,但這需要事前做好整套供應鏈管理,每個步驟都有監管,譬如香港的食米進口,過去不是人人可以做的生意,現在雖然稍為放寬了,仍然有機制去規管。醫護物資一向以市場競爭方式運作,官方機構買口罩用招標方式,一旦提出監管,首要決定價格,因為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蝕本的生意就反而無人做。

  有反對派議員提出規定扣除成本後只能賺百分之五,跟著下來的問題是成本價怎計?譬如過往藥房賣很多貨給內地人,租金、人工都可以攤開,現在疫情影響,鋪頭主要靠賣口罩,租金、人工是否計入去,若然如此,口罩價可能仍要大幅提高。如果以來貨價計,單量細或規模少就可以變蝕本生意。另一個問題就是若限定只能賺百分之五的微利,會否衍生了私罩生意,情形一如政府對香煙徵重稅,結果催生了私煙?

  口罩限價立法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完成。有做過公共管理的人提出,口罩短期供不應求難以解決,另一個是減少使用,把口罩留給最有需要的族群使用,怎樣能夠理出優次,就需要有專業的意見指導。

  其他防控不可廢

  本地的新冠肺炎感染,本來維持在平穩狀態,但打邊爐打出多人中招,就令社會警覺人群聚集的風險。在口罩不足未解決下,加強其他預防意識,同樣是不可偏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