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室」兩個字,真的有那麼大的市場價值嗎?近年古老當時興,早已式微的冰室,忽然又流行起來,而且開到成行成市。不過,打開餐牌,新派冰室其實跟一般的茶餐廳無異,粥粉麵飯樣樣齊,不再像傳統冰室般僅供應麵包、蛋糕等簡餐了。

  如果有心懷舊,當然是要去回傳統冰室,但就真的不要對食物質素或服務態度有太高期望。印象中多年前去過土瓜灣的白宮冰室,那裏無疑保留了舊式陳設,但環境昏暗,食物頗為不濟。反而早前光榮結業的中國冰室,吃過幾次茶餐,味道不俗,衞生環境亦沒有一般老店那陣「除」。我本來打算趁結業前再去一次,但得知大排長龍,也只好打消湊熱鬧的念頭,還是讓回憶留在腦海中好了。

  冰室在港產片中也經常出現,不是談情說愛的浪漫天地,就是黑幫講數的血腥場景。中國冰室就堪稱拍攝勝地,不用多說,影迷們都會記得那裏拍過《新不了情》、《旺角揸Fit人》……最經典莫過於杜琪峰的《PTU》,把中國冰室的閣樓,營造出懾人的戲劇空間。

  杜琪峰另一部執導的《文雀》,有場戲則在天后的祥利冰室取景。可是,這部的美術指導做過了頭,在冰室裏懸掛了多個雀籠。這種帶有東方色彩的拼湊,並不寫實,歐美影迷或許會看得十分興奮,但香港人就覺得不是味兒了。

  至於馬楚成的《九龍冰室》,更是「打正招牌」以冰室為背景,借來深水埗的大華冰室,延續鄭伊健的「古惑仔」情懷。可是電影拍完不久,大華冰室便關門大吉了。

  要數跟電影界關係最密切的冰室,又怎能不提九龍城福佬村道的洞天冰室?由於昔日九龍城是多家片場的集中地,不少幕後人員、「臨記」喜歡經常在洞天冰室「打躉」。據說當片場有戲拍,更直接打電話到洞天冰室叫人開工,可見其「江湖地位」。王家衛首次執導的《旺角卡門》,有幕也是在洞天冰室裏拍攝的。

  時代無情,這些早已消逝的冰室,現在只能在電影裏回味了。新派冰室的潮流又能維持多久呢?縱使有的在裝修、陳設上,努力重現懷舊色彩,但歲月沉澱下來的質感與人情味,始終是取代不了的。

文、圖:曾肇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