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隨科技變化革新,好像從菲林過渡至數碼,轉化了我們的觀看模式。不過,不少昔日的影像亦因菲林的損壞而湮滅,菲林的修復因此變得可貴。本地新成立的組織REEL TO REEL INSTITUTE,正是以電影技術發展,作放映節目專題與教育,嘗試以不同角度推廣視聽遺產保育及電影文化。

  他們首個策劃的電影節目《影像溯源》,現於百老匯電影中心放映(香港電影資料館場次則將延期放映),由淺入深地引介了修復電影的技術與文化,節目包括了「再現.重構──中港新台珍藏與修復」、「菲林技術觀往──彩色電影」及「當代菲林創作」三個部分,讓我們能重溫可貴的電影歷史與記憶。

  REEL TO REEL INSTITUTE的成員羅海珊、龔秋曦、劉文雪及劉嶔,皆曾任職過香港電影資料館,他們各自對早期電影歷史、視聽遺產保存及修復均有認識,亦擁有電影節目策劃、研究、出版、修復及教育的經驗,因此有志組成一個團隊。

  他們均曾觀摩世界各地以修復電影為宗旨的影展,發現以嶄新的模式來挖掘影像歷史,與本地的影展方向截然不同。

  「世界各地近二十年因電影修復的技術發展、電影收藏機構的藏品更開放,很多國家的非商業影展活動,都增加了這一類旨在發掘不同電影收藏機構藏品,以探索歷史、技術、電影物料為主題和形式的電影節,與策劃傳統純粹以導演、國家等方向的節目很不一樣,是世界藝術電影展的潮流或新發展。」他們希望將這些節目的模式帶來香港,讓本地觀眾能對電影歷史及視聽遺產有一個更新與全面的理解。故此他們成立了REEL TO REEL INSTITUTE,並着手尋找資源策劃節目。

  他們的首個節目《影像溯源》,嘗試以三個面向來鋪展修復電影的多元視野。好像「菲林技術觀往──彩色電影」的部分,着重電影拍攝和製作的技術,「當觀眾更了解製作技術的時候,才會明白物料的重要性,以及修復如何可以重現當年拍攝的影像。」他們強調,「默片不是黑白」,早於電影的誕生已引入彩色技術。「當我們提到電影技術發展,很自然都以西方角度出發,很多技術都是西方引入,但在亞洲和本地都比較少這些技術上的研究,所以在專題中加入一些亞洲早期彩色電影,例如日本,今次選的《千人針》就是用了早期的雙色技術。它是修復版本,但因為是缺本,很少機會放映,而富士更是自己研發了彩色菲林,松竹以此拍攝《夏子之冒險》。富士菲林的質感和色溫,加上導演的手法,和歐美同期的彩色電影已經很不一樣。」還有「當代菲林創作」選映一些在數碼時代仍堅持採用菲林的創作,「好像日本導演蔦哲一郎由大學開始自己研究如何沖菲林、以菲林剪接、印拷貝、將拷貝轉成數碼格式等。」

  他們均稱,在策劃的過程也有不少困難。好像成員需要先研究及認識彩色技術的歷史發展,並再思考採用怎樣的形式引介予本地觀眾。在策劃節目的過程中,另一重的困難是搜尋作品。他們說到,節目中不少作品均未曾在香港放映,聯絡片主已十分困難。這些早期作品亦存有不同版本與物料,團隊須細心研究應放映哪一個版本才能展現較佳的影像質素。還有本地大多的放映場地也缺乏相應的放映器材,也造成策劃上的限制。

  事實上,當電影漸趨數碼化,修復影像對當代電影的發展有何重要性?他們謂:「這個問題一直備受爭議,但正如Giovanna Fossati博士提到,『電影』的定義一直在轉變,數碼電影是科技發展的必然結果,但數碼電影的拍攝和創作方式,亦是參考、承繼和演化自菲林電影的傳統。有趣地,現代要用菲林創作電影,亦會受到數碼的製作方式影響,很多時會滲入數碼技術,例如利用數碼攝影機綵排,正式拍攝時才用菲林。其實菲林電影依然存在,修復和推廣可令這個藝術形式繼續生存,一方面觀眾可以繼續欣賞到菲林電影,另一方面亦延續了菲林的創作。」

  他們認為,「理解和認識電影保存和修復,亦是為保存現代電影以至所有流動影像作預備,從前因為沒有保育的觀念,令很多影片流失了。」現時影片受技術與觀看方式的轉變而更碎片化,我們更需要關注對於影像的保育與保存。因此,除了電影節目之外,他們亦將舉辦教育活動,以及出版有關電影歷史的故事書,均是以學生為對象,希望以不同角度推廣視聽遺產及保育電影文化。

REEL TO REEL INSTITUTE

網頁:www.facebook.com/reeltoreelhk

文:蔡倩怡 圖:REEL TO REEL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