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前線宣布工業行動,醫療服務受到影響。在與醫管局會面不果後,即時宣布把行動升級,相關做法在社會普遍引起負評,輿論明白影響到病人權益,大多沒有站到罷工前線上。很明顯,罷工一方全力發動聲援,以各種形式抗衡社會不同的聲音。

  豈止醫護有壓力

  在這種爭議聲中,有人走訪了曾在沙士期間處理前線治療的前中大校長沈祖堯,他表明不贊成醫護罷工,同時又表示明白前線醫護受到的壓力,說了一大堆同情醫護的說話,又要求政府到前線了解醫護的情況。

  沈祖堯反對罷工,因為他明白這是損害社會和病人利益,同時他說了大堆同情醫護的說話,從同理心來說,或者會令人覺得比較入耳,然而,是否可以打動罷工者就令人懷疑。相反,他的說話反而容易讓人覺得罷工者情有可原。

  疫症爆發,社會整體的壓力急升,不少人都面對困難。現時市面一片蕭條,很多中小企先經社會事件,再經疫潮打擊,已到兵盡援絕的境地,他們的壓力同樣很大。若然了解他們的想法,會覺得施援刻不容緩,故此,感性了解有需要,關鍵是理性怎樣應對。

  被當磨心想說不

  醫護前線要求政府封關,封關與否有很多考慮。前線要醫管局回應,這不是醫管局權力範圍,前線不接受,二話不說就升級,代價由其他不參與罷工的前線和病人付出,這種邏輯很有問題。從權利上說,病人有權受到服務,醫護有責任提供,醫護以其他理由拒絕,都是不負責任。

  有病人家屬說,醫者父母心,若然醫護的子女有病,他們是否會袖手旁觀。有罷工醫生在電視前戴了口罩說對不起,病人有沒有權說不接受被當磨心?有沒有權要求他即時回去履職?很明顯,罷工的醫護是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病人和市民身上。

  醫管局的職責不是處理公共政策。現時因為對政策的異見令服務受阻,有很多病症延誤會造成人命傷亡,同時增加疫症散播的風險,這都是不逆轉的風險。出了事後,罷工醫護可以把責任歸咎不受市民歡迎的林鄭政府,但從職權分工上,沒有治療病人的責任是不可推卸的。

  要看清同情對象

  像沈祖堯這些社會領袖,行事很着重人性化,表現有時很感性,好處是容易打動人,不過,有時也要留意對象,像醫護前線的領導層一意孤行,他們的人道主義顯然用錯對象。若然他要關心壓力,表達同情,作為有心的醫生,首要是不是應該先和無端被捲入漩渦的病人和家屬們談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