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個星期社會焦點落在新肺炎疫情,街頭暴力雖然時有出現,但受到的關注減少,警方憂慮的大型衝突沒有出現,但這不代表情況好轉,相反,個別激進行動有變本加厲的迹象,隨着未來社會氣氛惡化,暴力升級的機會絕不能抹煞。

  縱火放炸彈齊現

  本來應該喜氣洋洋的春節,在社會撕裂下瀰漫戾氣,內地爆發的新肺炎如雪上加霜,令嚴峻的局面變得危機處處。由於擔心病毒擴散,大型群眾活動取消,較為平和的社運支持者都避免聚集,令到街頭衝突沒有預期強烈。

  在街頭抗爭稍降的表面氣氛下,過去幾日卻發生幾宗很令人憂心的事態。首先是有人借不滿政府準備以未入伙的公共屋苑作後備隔離設施,於是縱火焚燒,令到新的公共設施嚴重受損,後果是影響日後的使用,同時要花費一筆公帑維修。

  另外,繼警方破獲自製爆破設施後,終於有人在公眾地方使用這些「土製炸彈」。事後承認責任者表明行動是要求政府全面封關。

  事態早有迹可尋

  無論是不滿在未入伙屋苑作後備防疫設施,以及是否全面封關,都是公共政策,政府的取態是從社會整體利益出發。這些決定不同的持份者會有不同意見,若然各自堅持,最後只會變成吵吵鬧鬧,無法達成決定,現在政府弱勢,於是不同意見者各自起哄,甚至有人製造事端,挑戰政府。無論背後的動機是甚麼,縱火以至放置「土製炸彈」都有可能傷及無辜,甚至同道中人,絕不可取。​

  幾個月前,警方曾在工業單位破獲製造爆炸品的地點,當時反政府陣營迴避事態,傳媒似乎也不算太重視,當時警方已警告,暴力人士有向恐怖主義發展的危機。期間有人或會懷疑這是警方誇大其詞,但從近日有人付諸行動,可見最初的警告並非杞人之憂。

  恐怖主義者本身都有自己崇高的理想,如果不是這樣不會以本身的性命作賭注。然而,各國政府普遍立場,都不會和恐怖主義談判或妥協。發展或支持恐怖主義,結果只會犧牲社會的安定,對解決爭議沒有積極的幫助。

  不割席追悔太遲

  對於警方破獲爆炸品製作工場,以至發生「土製炸彈」襲擊,社會至今的反應出奇地平靜,反對派更視如不見。這種取態是因為有其他焦點,抑或刻意不予重視,以免鼓勵呢?從過去幾個月的事態發展,本土恐怖主義已有萌芽迹象,隨着未來經濟惡化,社會氣氛變得更差,極端情緒有可能激化,這種變化對市民安全會帶來威脅,對社會運動本身都沒有好處,支持黑暴的和理非不割席,萬一恐襲成風,追悔可能已經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