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爆發新肺炎,全球高度戒備,作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是否應該封關觸發爭論,特區政府初步認為不應做,也做不到,這個態度惹起了不滿政府的人反彈,醫學界也有不同意見。

愈全面撲擊愈有效

  與醫學界討論應否封關,一如過去很多建議,都有樂觀和極端的不同看法。支持全面封關的人認為疫症在內地已經大爆發,而且還會十級跳升,他們的推論有沒有根據呢?從病情過去爆發速度,這是有可能的,關鍵是經內地在春節前大力撲擊,民眾高度戒備,推論發生的機會有多大變化呢?

  贊成全面封關的人是從防疫第一的角度出發,正如過去有人認為不應再在街市賣鮮雞,從防疫角度考慮,這當然比較安全,只是從其他角度,可能還有其他考慮,這就涉及機會成本有多大,不是一刀切有答案。

  有意見認為,政府沒有全面封關,是傳統香港技術官僚的考慮。香港技術官僚的思維,由港英時代就不為天下先,既然外國沒有這個想法,他們自然不會搞突破,率先提出全面封關。這種中庸做法行之有效,從為官之道不會出位,但也不會犯大錯,於是成為直覺的選擇。

  決策不會為天下先

  認為毋須全面封關的醫療界部分也支持這種中庸之道,他們認為若決定全面封關,就要決定細節,譬如說是否不讓內地人來港?若然內地人不來,香港人可否北上,北上後可否回港?如果內地人,經大陸的外國人以至香港人都不能出入,在假期問題不大,在正常的工作日就會影響社會運作,衝擊會很大。

  從機會成本上,內地大力撲擊肺炎,民眾現在大為警惕,香港當初沒有搶先封關,現在再封,作用已經大打折扣。如果不封關,政府可以採取不同的行政措施,減少兩地人流,同時教育過境民眾做好防護工作,會不會效益更好呢?

  認為未必需要封關的醫療界,似乎是相對樂觀一族,認為疫症傳播大致有迹可尋,有序防控慢慢就能收效,想法是從成本和效益考慮,認為作為國際都會,封關不是隨便可以作出的措施。

  造謠散布不實言論

  究竟是否應該封關?支持與反對都有論據,現在看來既然先前沒有做,疫情暫時仍在監控預期範圍,再做的逼切性已下降,未來是否要變招,需要時刻留意。不過,在這種社會情緒本來已繃緊的日子,有人在網上散布不實言論,甚至刻意造謠,對解決災情沒有好處,必須受到批評譴責。

  齊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