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景殘年,今年特別明顯,經過七個多月社會不安,很多企業都要縮減花紅、裁員以至倒閉的案例不少。在打工仔的寒冬中,大企業美心集團也因為開罪了抗爭人士,以致長時間被針對,最終傳出裁員消息。

  難要伍淑清噤聲

  美心集團因為創辦人家族成員伍淑清接連發表批評暴力示威者,惹起了黑衣人不滿。除了有人到商店滋擾,每逢有大型衝突,美心旗下的食肆就被人搗亂破壞,在網上不時流傳要替該集團「裝修」的訊息,把不文明的行為當作得意洋洋的文宣工程。

  黑暴衝擊對美心生意造成打擊,坊間有各種不同的揣測流傳,大家奇怪為何沒有人要求伍淑清噤聲?有商界人士說,美心是由伍氏家族創辦,由英資的怡置系持有一半權益,多年來協議由伍家管理。伍淑清是家族成員,但沒有管理角色,如果要她噤聲,在人人有言論自由的社會,又有甚麼理據呢?平情而論,就算不同意伍淑清的觀點,也不能說她不應該發表。過去,有些民主派大老聲稱要捍衞發表異見的權利,顯然這是經不起考驗的美麗謊言。

  有曾與伍淑清一同做過公職的人說,她是個原則性很強的人,她參與會議會提供自己的想法和意見給行政人員參考,對其他人的想法似乎不會太感興趣,所以就算有人向她提出意見,也很難估計收到多少效果。

  大企業可以轉型

  面對針對性的破壞和滋擾,就算是實力雄厚的大集團都必須作出應對。伍氏家族在業內根深葉茂,瓣數不少,怡置系更是亞洲區最大的集團企業之一,飲食生意受影響,可以調整生意,轉型其他業務或把資源投到其他地區。至於結束分店的傳聞,與業主取態有沒有關係,外界亦不得而知。只是,這樣就難免波及公司的員工。

  自從社運爆發,失業率開始上升,當中飲食業成為重災區,美心被逼要裁員瘦身,員工在這個時間受影響特別明顯。沒有老闆會做賠本的生意,美心的景況路人皆見,結果被裁的員工就無辜中招,有苦不知向誰訴。

  美心收縮業務裁員,員工受到無差別打擊。從十一月區議會的投票結果顯示,有六成選民投票給非建制陣營,以投票人數之多,這個百分比有廣泛代表性。由此推斷,被裁員工中應該會有不少是投票支持非建制派,無奈地他們現在也成為衝擊的輸家。

  鬥爭持久問為何

  在文明開放的社會,不同的政治取向本來都應該受到尊重,大家求同存異,但當對抗變得極端,付出的代價就會很大。正常而言,有暴政才會有暴民,過去幾年香港除了樓價貴,房屋不足,市民大眾的生活大致還不錯,社會運作尚算良好,在這種環境下忽然爆發曠日持久的政治鬥爭,以至不同意見水火不容,無差別地波及他人,這種抗爭到底是否值得堅持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