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統蔡英文在選舉大勝,獲得八百萬票,同時控制了立法院,民進黨進入強勢管治。過去大半年,蔡英文在內政不彰下打台灣牌取得極大成功,與香港反修例的風波有直接關係,若然再跳高一點看,也與中美關係緊張,美國有意抬捧民進黨向北京施壓有關。蔡英文勝選後,美國即時示好,令民進黨和香港一班反對派人士相當興奮,對台灣政經前景充滿憧憬。

  美助變世界級產業

  蔡英文在選舉大勝,國務卿逢佩奧迅速致賀,其後美國在台協會會長與蔡英文會面,這些親熱行為即時引起了無限聯想。當中最引起遐思的是未來美國會大力協助台灣,帶動當地發展,未來台灣不止是有自由民主的地方,還會是欣欣向榮,一天好過一天。

  有趣的是,提出這個想法的台灣學者不算多,反而是香港一班社運學者最熱衷。他們認為中美角力未已,美國要和北京對抗,就要壯大台灣,有需要扶助台灣的產業,未來台灣只要配合美國的政策,就可以面向國際,成為亞洲以至世界級的產業中心。

  描繪這種美麗的圖像,和台灣過去多年的實況以至蔡英文提出的意願也有差別。過去台灣是亞洲四小龍,但近年這個地位無人再提起。在兩岸關係惡化,國際空間收縮下,台灣人變成內向化,提出追求小確幸,即是微小而確定的幸福。在蔡英文的競選活動中,她打的主要都是民主自由的政治牌,在經濟上也不敢誇誇其談,說把台灣再造成亞洲經濟強者。倒是香港的「台粉」比台府還要心雄,高舉台灣要與美國合作,硬拼中國的帶路策略。

  香港「台粉」意態高昂

  香港「台粉」意態高昂,是否符合現實呢?這些「台粉」雖然不乏學者,但他們似乎看不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優先」的主張。從他上任以來,無論是鄰國的墨西哥、加拿大,以至同聲同氣的歐洲,都成為開刀對象,為甚麼獨獨要優待扶持台灣呢?或者學者會認為,蔡英文這次創造了選舉奇迹,對華盛頓打擊北京起了重要作用。若然「台粉」有這個想法,無疑高估了台灣在國際格局中的高度。

  從美國而言,要打擊圍堵中國,日、韓等亞洲國家地位同樣重要,他們手頭的工具有對華貿易,高科技輸出,以至美元牌。台灣要人無人,要錢無錢,台灣要主動配合美國,他們是無任歡迎,但要美國花資源栽培,投資回報又有幾多呢?正因如此,台灣人看來就比香港的「台粉」看得清楚,來得比較冷靜。

  中美經過兩年的角力,首輪貿易談判簽署在即,有權投票的美國農民有望從中得到好處,這才是白宮最關心的。台灣、香港對北京帶來的壓力,最實際的意義就是增加了美國在貿易談判上的籌碼,幫助他們換取更多的利益。現時中國是美國以外全球最大的經濟體,整個亞洲的貿易經濟都無法擺脫大陸。在這個大氣候下,其他人要和台灣做生意,從而把寶島真正變成國際中心,這個想法有多現實?

  講得出就有人會信

  台粉為甚麼要對蔡英文勝選後的前景作出如此燦爛的預測呢?是不是台灣人已明白要和大陸抗衡,能有小確幸的生活已經很不錯,但香港的台粉仍然不能面對經濟日後大幅倒退的景況,於是想像出一幅美麗的圖像來畫餅充饑呢?蔡英文贏了選舉是事實,台灣經濟會否變得更好,甚至因為美國的扶持變成國際都會,有研究的人都會抱着懷疑態度,但正如近半年很多匪夷所思的說法,只要有人講就會有人信,為台灣未來經濟將會出現飛躍的預言而猛拍手掌者一樣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