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急景殘年,我與中環酒友的關係進入一種奇妙的緊張狀態,這天我踏入小酒館便感受到那股低氣壓。

  「安仔,你記唔記得上次講故講到邊處?」我梗係記得,不過,你好似好唔耐煩我嘅情節安排同埋節奏咁喎?我諗大家想好快知道,那個教師及其二十個在內戰時被枉殺之學生,點會連結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一所神怪古老校舍的夜校班之上?

  上次講開第一個學生的遭遇,他被守島國軍懷疑通敵被槍決之前,其實癡迷於數學世界,他帶着一本精心記錄及製作的數學筆記在身,不知道他下一站是秘密行刑場,槍聲響起,躺下來之後,數學筆記跌在地上,那位在多年之後,受託辦旺角夜校校長的值勤軍官將之撿走。

  儘管這個當校長的前軍官也是有文化之人,可是他不太看得明這個已經走了的中學生的數學是甚麼,這個秘密他一直收藏心裏。最心急的聽我講故之酒友是銀行偉,他打斷我的故柄,語帶挑戰的說︰「辰哥,上次你西遊去到《四谷怪談》,大家都知如果你跟住日本奇怪之路線發展,冤魂必然寄在嗰本數學筆記之上,Right?」銀行偉,我想話你知,當年你去美國留學,香港出現了一位天才演員,名叫史提芬.周,佢最深入民心、影響民間的金句,除咗係「飲啖茶,食個包之外」,就係呢句︰「我咁易畀你估得到咩!」

  如果我走港產爛片編劇路線,好易講完成個故仔,等陣鏡頭一轉到神學副修生畢Sir上堂,二十個夜校學生個個上身,連校舍啲燈都變咗藍色,成班鬼走出嚟申訴生前冤枉之故仔。「係囉,校長最好此時身穿道袍,好似九叔咁同班冤魂講數,畢Sir就做樓南光個下把角色,走去九叔後面幫手控制場面。」九叔即係林正英,在座除咗銀行偉可能唔知之外,相信包括廣大讀者都知我講緊殭屍系列片中,由林正英飾演道長之主角,係叫做九叔。

  不過,我無意由日本奇談跳去香港殭屍傳奇,嗰本數學筆記不是寄託了一個冤魂,而是記載一個講出嚟你可能驚奇到唔識反應之秘密。「外星咩?安仔,收爐啦,你都唔知劇情點發展落去?」

  我無理大家情緒同感受,我行我素。今日啲白酒好過紅酒,飲完之後,我開講故事第二Part。「那位後來撤退到香港,寄身於調景嶺難民區之前國軍軍官,睇來睇去唔知本數學筆記噏乜,最初以為係通敵密碼,好想同上層報告,不過,戰情緊張,對方馬上就打到嚟,講多無謂,於是好奇心放不下的他,好似個學生咁,帶埋數學筆記,邊戰邊退,直至他要出嚟旺角做校長,要Interview適合老師人選時,除了要了解應徵者之時辰八字之外,佢會從筆記抽一題數學題考下對方。畢Sir主修物理,當接觸那本數學筆記內容時,出現估你唔到的一幕。

  後生睇過《四谷怪談》之張翁,直接問我,而且問得好有Sense︰「世界有乜未解之謎題?」我望下大家說︰「就係平行宇宙。」大師兄語帶批評︰「安仔,你去咗韓劇嗰邊,《來自星星的你》呀?有無全智賢出場嘅呢?」對唔住,連金秀賢都無。

  既然大家好想知多啲,我就好快好省略的交代一下。其實這一班由前衞進步老師帶之學生,真係有啲神神秘秘色彩,佢哋好似學習並相信一種在那些年普通人不知也不解的教派。

  在此想科普一下大家,上世紀三十年代中葉,傳統物理學領域之內,萬物皆是確定性的,這是物理理論的基礎,但因為量子力學的被發現,而出現了動搖,歐美物理學大師陷入信仰危機。簡言之,傳統物理看原子結構是規律的,繞着原子核的電子運行速度、與雙方之距離受原子本身的質量決定,因此你可以準確的得知原子與電子的關係。

  「偉哥,你應該聽過量子力學經典,薛定諤的貓這個假設性實驗?」全場為之靜默,因為聽過的人很多,但唔知呢位奧大利物理學家搞邊科,更加唔知同故事中之旺角夜校有何關係?

  各位,我已經揭開了這個幾十年前不幸被國軍槍決之中學生的數學筆記,而且言明同平行宇宙、量子力學有關,聰明的你與廣大讀者,相信你哋再唔會好似之前咁自信,聽我講幾句就知故事如何發展,係咪?好啦,大家休息一陣,返嚟再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