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節來得早,聖誕和元旦剛過去,轉眼又到農曆新年。受到社會運動影響,本地節氣的歡樂氣氛大減,隨着街頭衝突的規模有回落迹象,有人期待年初二放煙花可以繼續舉行,不過,盛事應否如期舉行,政府內部都有不同意見。

  示威集氣添風險

  自理大圍捕後,街頭暴力似有反覆向下的感覺。最近周六、日,大規模的堵路、堵鐵已經減少。對於年初二是否放煙花,聽聞當局正在努力落實,當中也有不同考慮。認為應該嘗試舉行的人,覺得社會運動已經七個月,抗爭者目的就是要阻礙社會正常運作。要回應這個挑戰,最好是堅持如常生活。同一時間,香港的旅客持續下跌,餐飲行業苦不堪言,他們都期望假期能夠有些節目,吸引鄰近地區的旅客到訪,或者至少刺激一下本地居民出外,稍為振興市道。

  當局期望可以放煙花之餘,內部都有風險評估,最主要是從市民安全考慮,如果放得煙花,沒有理由期望市民不集結,這個情況下若有突發混亂,後果可大可小。正因為這些考慮,由萬聖節開始到聖誕、元旦,大型的群眾活動都接連取消。

  放煙花有辣有不辣,當局本來都知道,但還是希望可以進行,還要求負責單位繼續安排。不過,最近的情況發展,形勢似乎不太樂觀,主要是反對力量和街頭衝擊的威脅未見明確消退,甚至在春節有可能捲土重來。

  年三十後高危期

  有評估集會風險的知情人士說,剛過去的周日,反對陣營發起「天下制裁集氣大會」,雖然警方的估計只有數千人,而非如主辦單位說的三萬多人,但今次活動旨在「集氣」,意思就是要催谷跟着的示威,令人擔心臨近春節,網上發動會不斷加劇。

  春節被視為高危期,參考是幾年前的旺角暴動。組織者當年趁着旺角清理小販阻街起事,搞出一場「大龍鳳」。鬧市特別是旺角,一向是治安的敏感區,近期仍然不斷出現霸路和縱火。自年三十開始就進入了高危時間,警方需要調動人力加強監控,如果臨近放煙花時有人製造事端,很容易就刺激了支持者情緒,維持秩序的壓力隨時爆發。這個憂慮並非憑空想像,而是從最近網上愈來愈多過年「活動」預告而來。

  知情人士擔心,若然在放煙花期間,有人投擲汽油彈等固然後果嚴重。就算這樣極端的做法沒有出現,都很有可能出現強力衝擊警方防線,逼使現場施放催淚煙。行事者可能只是想借此表達訴求,或逼使警察施放催淚煙惹起市民不滿,但出來的後果就很難預測。

  不想學生陷法網

  從聖誕、元旦的違法衝擊中,拘捕的示威者當中,年紀較大的核心群組人數已經下降,最多是年紀較細的學生。春節期間若然陸續再有街頭衝突,估計墮入法網機會最高的仍然會是年紀偏小的學生,這個結果相信也是社會所不願見的。

  香港何時能夠回復正常,是很多人想知答案的問題。爭取盡早如常生活,是政府和部分市民的期望。然而,一隻手掌拍不響,時勢的發展要有客觀條件的配合。從社會大氣氛仍然暗湧未平下,放煙花的希望未斷絕,但機會在過去幾天又已急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