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想過,人在京都嵐山,會遇上白俄羅斯畫家馬克.夏加爾(Marc Chagall,1887年至1985年)的繪畫,在他天馬行空的畫作之中,融入如夢似幻的意境,感受到懸浮空中的無重感,非常奇特的藝術魔力。

福田美術館在去年10月開幕,是京都最新的藝術展覽場地。由生於斯長於斯的Fukuda Yoshitaka斥資,建於河畔,公開展出其私人藏畫,回饋京都人對他商業上的長期支持。美術館內有三個展廳,其中兩個展出江戶時代至近代日本主要畫家的作品,另一個廳展出西洋畫。

富士山是日本人心中的聖山,橫山大觀(1868年至1958年)的《富士圖》,是一幅大屏封畫作,展現富士山橫亙的氣勢,白雪皚皚覆蓋山頂,整座山懸浮於重重疊疊的雲海之上,飄逸出塵,一遍孤寂,看得人心鏡澄明。

竹久夢二(1884年至1934年)的《切支丹波天連渡來之圖》,是一幅直幡,一名藝妓與一名西洋傳道人坐在碼頭,背景船來船往,暗示日本正在開放,通向世界,但藝妓與傳道人望着不同方向,視線沒交匯,顯得心事重重,彼此之間的連繫,是男方黑色西服之下露出的紅衣,與藝妓一身鮮紅和服互相映照,而女方手上捧着一本《聖經》,男方雙手空空,藝妓接受西方宗教的蒙召,還是她心傾慕男方,陷入了一場禁戀之中?

在西洋畫展廳,巨大的馬克.夏加爾畫作最為矚目,深沉的藍色夜景,綻放朵朵紅花,一對男女躺下,纏綿繾綣,都是夏卡爾愛畫的符號,只是一個巨大的魔術師,從未在他的畫作中見過,他好像飄浮在夜空之中,充滿神秘感,帶人進入夢境中,享受超現實的一刻,無論是形狀、色彩和構圖,同樣醉人,是我喜愛夏加爾的原因。

福田美術館的建築,同樣可觀,以傳統的町屋精髓為基礎,外觀設計現代化,與周圍的自然美境融合,沒有違和感。玻璃牆採用「Amiyo圖案」,透視外邊的花園和水池,池水泛漾嵐山的倒影。

文、圖:劉國業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