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在女權主義聲浪下,女性藝術家個展或群展,不時出現在世界各地的知名博物館與畫廊中。最近,名為《兩位女畫家故事》(A Tale of Two Women Painters)的雙人展,於正在慶祝建成二百周年的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館中展出。兩位畫家的年紀,遠比這博物館悠久。

此次雙人聯展,關注安圭索拉(Sofonisba Anguissola,1532年至1625年)與封塔那(Lavinia Fontana,1552年至1614年)兩位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家。五百多年前,文藝復興的舞台上,不論畫家抑或音樂家,男性佔去絕大部分,而這兩位意大利畫家,正是第一代於「被遺忘」或「被冷落」中脫穎而出並留名後世的女性藝術家。

兩人顯然都不循常理、敢於打破成見與框限,不然,在那個男性佔據顯著優勢的藝術世界裏,她們不用說沒有展出作品並得到委約的機會,哪怕連學習繪畫的可能亦寥寥。

幸好,兩人身旁親友均開明且有遠見:安圭索拉的貴族爸爸鼓勵她接受藝術教育,而封塔那結婚後,丈夫從不曾要求他扮演相夫教子、賢妻良母的角色,反而甘心成為妻子的繪畫助手,幫她打理創作以外的繁瑣事務。哪怕用今天的眼光看,也必稱得上是一位貼心丈夫吧。

因為自身對於繪畫的熱情,加之身邊人的鼓勵,安圭索拉和封塔那的作品均顯示出自信與樂觀的風格,尤其是那些自畫像。畫中人或端坐在畫架旁,或身處鋼琴邊,不論姿態或神情,都是閒適自在的,目光主動與畫框外觀者交流,不見煩愁。

我們大可不必擔憂優渥的生活會減弱畫作本身美感,也毋須苛求創作必得經苦痛磨洗,因為,與親歷顛簸與風浪相比,平河行舟、安穩一生,才是最難得。

文:李夢 圖: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