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剛展開,本地室樂合唱團香港和聲,邀來本地年輕作曲家盧定彰,以及負責文本和導演的李君衎,根據也斯同名短篇小說,變奏出半舞台式清唱劇《艾布爾的夜宴》,指揮蔣頌恩化身「總廚」,領着女高音蔣頌賢、男中音余睿添,以及樂手與合唱團,端出聲樂美點,宴饗諸君。故事裏、音樂會上,兩位主人公依言赴約,樂迷怎能不去嘗嘗這席魔幻盛宴的人間滋味?

  盧定彰已不是首次跟香港和聲合作,2017年,他為香港和聲舞台,帶來了改編西西1986年同名短篇小說的《瑪麗個案》,結合朗誦和錄像,別樹一幟,他也在這個作品,與擔任旁白的劇場人李君衎結緣。這次合作後,盧定彰告訴李君衎,有意以香港文學為素材創作室內歌劇,後者卻建議不如先試試清唱劇,並推介也斯收錄在《後殖民食物與愛情》一書的短篇小說《艾布爾的夜宴》,「自2016年看了前進進戲劇工作坊的《後殖民食物與愛情》,一直對其中章節《艾布爾的夜宴》念念不忘。」碰巧盧定彰也看過這齣劇場作品,加上《後殖民食物與愛情》是他最早看的香港文學作品之一,連起了脈絡,於是一拍即合。

  李君衎對《艾布爾的夜宴》印象深刻,不是沒有原因,「艾布爾是一家分子料理餐廳──你吃了那個食物,又不像那個食物。這其實跟創作很相似、互相呼應。」就像他和盧定彰的《艾布爾的夜宴》,「以西方寫聲樂的方式,卻以廣東話譜詞。都是別人鮮有觸碰的東西。」盧定彰則形容《艾布爾的夜宴》是一個猶如《聊齋》、《世界奇妙物語》的故事,一班朋友遠赴西班牙的艾布爾餐廳應約,吃喝愉快,怎料事後才發現,其中一對人道是金童玉女的情侶,已於車禍喪生,到底當晚同桌的他與她,是誰?「又如莊周夢蝶,孰真孰假?」不過他視《艾布爾的夜宴》為一個純音樂性的合唱作品,觀眾不必先理解原著故事也行,亦可自由解讀。李君衎根據小說結構,寫出十段歌詞\劇本,兩人從中找出一些重要線索,敲定關鍵詞「主菜」──祭祀、夢幻,從而勾勒該劇輪廓,盧定彰根據文字再作剪裁,賦予曲調。

  盧定彰近年創作了不少糅合香港文學和現代音樂的作品,除2017年的《瑪麗個案》,同年也為《香港藝術節》大型音樂會《世紀.香港》作曲,寫下兩首香港色彩濃艷的《夜香港》和《搵兩餐》,前者結合馬朗兩詩《北角之夜》和《車中懷遠人》,後者則根據陳冠中小說《香港三部曲》第三部《金都茶餐廳》剪裁;2018年他首套室內歌劇、改編西西同名短篇小說《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於捷克的歌劇節首演,11月也為香港浸會大學的《「Nostalgia」(思鄉)──嚴天成小提琴音樂會》,寫了一首以董啟章《夢華錄》為靈感的六分鐘小提琴獨奏曲;今年跟黃怡合作、結合西西的《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和《感冒》兩篇短篇小說的廣東話室內歌劇《兩個女子》,將在3月的《香港藝術節》公演,「合計起來,我已寫出約三小時廣東話聲樂作品,跟香港文學有關的作品則有差不多四小時!」經驗算是不少了,然而這次先詞後曲的創作方式,仍然把他難倒。

  「粵語本身是有調性的語言,但因應這次祭祀和夢幻的主題,音樂變得無調性。」另外,西方傳統合唱常見的對位法,也未必可以直接移植到廣東話合唱的寫作上,他需要開拓更多可能性,「歌者唱慣傳統美聲合唱,亦得適應以廣東話歌唱。」其中一段更是仿古詩體裁,對讀現代音樂出身的盧定彰來說,太工整了,「唯有想方法,譬如句子之間的停頓位,令其不工整,但仍以保留完整句式、句形為原則。」廣東話入詞有多掣肘?「有一定的限制,但既然是有調性,即已提供了音樂素材。既然不能照搬西方聲樂那一套,粵語聲樂作品或能從中發掘到新的作曲方法。」

  不像戲劇,在現代音樂創作上,較少以香港文學為靈感,盧定彰稱現時只屬起步階段,不諱言粵語聲樂尚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也不一定歌唱,也可以是純音樂。」他笑說日後可能組隊文青Band,通過音樂,專攻香港文學。「希望有更多主辦單位、作曲家一起做,大家都有興趣,然後用不同方法對話。」

《艾布爾的夜宴》

日期:1月11日(六)/8:00pm

   1月12日(日)/3:30pm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網頁:www.hkvoices.org

文:黃子翔 圖:蔡建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