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本地出版社一口氣帶來《噴嚏──浦沢直樹短篇集》和《朝陽劇場!》兩冊浦沢直樹漫畫新著,加上他出道逾三十年來創作歷程訪談集《畫啊畫啊無止盡》,叫浦沢迷如獲至寶。其中《噴嚏──浦沢直樹短篇集》可是作者久違了的短篇結集,看慣《20世紀少年》、《MONSTER》等其長篇巨作的書迷,或可從中看到不一樣的浦沢直樹。

  浦沢直樹1960年在東京出生,於高中至大學時期,已專注漫畫甚至音樂創作(漫畫迷不難從作品內容見到他對音樂的喜愛),直至1983年正式出道,早期漫畫多以青春、勵志、運動、成長為題旨,好像《柔之道》、《Happy!網球少女》,亦有《終極傭兵》、《危險調查員》等扎實而嶄露風格的作品。1994年開始連載、風行一時的《MONSTER》,可謂其創作分水嶺,他從《MONSTER》開始轉而經營懸疑、犯罪、科幻等主題,着力探討人性黑暗面以至社會現象,其後的《20世紀少年》、《PLUTO布魯圖》、《BILLY BAT》,都是帶有強烈風格的作品,銳利、凌厲、陰森的氣氛,還有儼如電影的分鏡布局,都重重攝住讀者心神。

  拿起《噴嚏──浦沢直樹短篇集》,想到他的短篇舊作。浦沢直樹的長篇漫畫當然為人熟悉,許多人卻未必知道,他早年推出過多本短篇結集,好像1996年出版中譯本的《JIGORO!柔道爺爺》,以及1997年推出中譯本的《太空狂想曲》和《警察狂想曲》等等,幸好我當年沒有錯過,一一收集下來,其中《太空狂想曲》和《警察狂想曲》,我更是港版台版齊備(台版譯名分別為《N.A.S.A太空夢》和《DANCING POLICEMAN跳舞警官》),現在已是坊間絕罕,即使有緣遇見,也是動輒被炒至天價,平民如我不敢輕舉妄動。

  《JIGORO!柔道爺爺》呼應作者早年對運動主題的創作偏好,讓讀者把柔道、劍道、棒球的短篇故事盡收眼底,煥發青春熱血,其中主題章節《柔道爺爺!》的主人公,根本就是《柔之道》的頑固老頭豬熊滋悟郎,部分劇情便回到他年輕時代,可算是這位柔道爺爺的青春回憶錄。至於《警察狂想曲》的主題故事《SINGING POLICEMAN》等等,警察主角山下,有點像《危險調查員》的平賀.奇頓年輕版,只是山下似是窩窩囊囊但儍人有儍福,平賀.奇頓卻是絕處逢生兼具豐富考古知識的調查專家。

  《JIGORO!柔道爺爺》、《太空狂想曲》和《警察狂想曲》均載錄了浦沢直樹的早期畫風,但憑藉角色髮端指尖、頭角眉梢的細節,大概仍能認得出其妙筆神采,然而《太空狂想曲》的《RETURN》一章,其稚氣畫風真的難以辨認,這則短篇作品,正是他大學畢業後藉而入選小學館新人漫畫大賞、在漫畫界嶄露頭角之作,讀者可從中認識到回到未紅時的他。

  《噴嚏──浦沢直樹短篇集》是他最新的短篇結集,目錄頁開宗明義:「噴嚏,偶發之物。指相對於長篇作品的短篇作品。美女亦有看似醜婦的瞬間。」如果浦沢直樹的長篇是「美女」,短篇當然不至於是「醜婦」吧,大可理解為「美女」的另一面。比起上述如《JIGORO!柔道爺爺》、《太空狂想曲》和《警察狂想曲》等早期短篇結集,《噴嚏──浦沢直樹短篇集》八則章節,大多是成熟畫風配搭完整故事,好像《DAMIYAN!》講超能力怪青年與黑幫仇殺;《向月亮投球!》描畫一位小孩巧遇有預知能力的老翁,從此改變一生;《亨利與查理斯》畫出兩鼠一貓,是浦沢老師少有以動物為主角的可愛作品。至於《叔父眾》、《Musica Nostra》和《It's A Beautiful Day》都是圍繞音樂的作品,再次反映出他對音樂的熱情和熱愛。

  我也對《怪獸王國》印象頗深,故事裏的日本,是全世界唯一一個經歷無數次怪獸(哥斯拉狀)登陸、不斷受盡破壞的都市,卻因而吸引大量遊客聞風而至,為求一睹怪獸的兇殘、城樓的崩壞,而從怪獸身上削下的三角魔龍鱗片,也很值錢,一位來自法國的怪獸宅男,在旅日時意外識破一個驚天陰謀,從而推動故事發展。

  「不過這樣輯成短篇集,能夠畫到自小喜歡的怪獸、超人和詼諧喜劇……」他在最後的「作品解說」如是說。無論如何,我們都在他的漫畫短篇,欣賞到在長篇看不見、更貼近創作人個性、落筆更瀟灑的作品,偶有緊張懸疑情節,但最後還是輕鬆收場(《DAMIYAN!》、《向月亮投球!》等)。有機會再談《朝陽劇場!》和《畫啊畫啊無止盡》。

文:黃子翔 部分圖片:黃子翔、星島圖片庫、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