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話說上次講到我出去覆個Call返來再講故事,點知一覆就覆咗一年,依家已經係2020年,新的一年有乜願望?「安仔,大家祝願你講故流暢,唔好成日窒下窒下。」嘩,真係多謝關心,各位酒友,唔知係咩隔咗一年,我好似記唔番想乜,但係忽然有新話題,反正網絡小說最緊要跳脫,唔好死咕咕,乜都從頭聽到落尾,你估我寫《家春秋》? 

  大家係香港人,梗係鍾意去日本啦,想起日本我就想起怪談,我細細個就睇過《四谷怪談》,最恐怖一幕是女主角被誘騙喝下毒藥,梳起頭時藥發,頭髮一縷縷的脫落,不知情的女主角看看鏡子,一時嚇得瘋了。

  「呢一幕好經典,我都被畫面震撼到,我記得當日我同一位新相識女朋友去戲院睇呢套要排隊買飛之日本片。」張翁如是說。眾人你眼望我眼,心中都係諗到同一個情景︰等到最驚鏡頭出現時,身邊嗰位唔係好熟之女性朋友,撲埋去攬實張翁,散場之後,咁,大家唔係變咗好朋加囉。「哈,哈。」大師兄忍唔到笑,唔通呢招老套嘢你又試過?真係橋唔怕舊,最緊要雙方都受。

  「喂,大家想到去邊?怪談中之女主角唔單止毁容,仲要枉死刀下,被沉屍江中,結果最後在佢個衰鬼前夫再娶之日顯靈,搞出一場恐怖大龍鳳作結尾。」大師兄笑完之後問我︰「《四谷怪談》跟你個神學生教神秘夜校,有乜相關之處?」當然有啦。

  我講明呢所學校係因創辦人過去做過一件陰騭事而起,辦校之心不在作育英才,而是為了平息他一手造成之亡靈安息,當然會好比《四谷怪談》之事出現。話說,夜校創辦人乃原國軍高層,寧枉無縱的處死一個老師及一班二十個中學生,據悉二十加一枉死者無法平靜,戰後多年都在另一個空間咀咒這位冷血主事人的後人,搞到佢十幾個孫子,有意外,或無故棄世,還要全不成才。「係囉,呢啲就係報應,大好二十個有前途之學生被你了結,你還想自己後人有好日子過?」各位,如果按照日本怪談之方程式,例如《四谷怪談》,枉死者便會此時現身。

  「安仔,你咪好發囉,你把公式代入二十個學生,即係現成有二十個任你噏、任你作,可以無聯繫,又或藕斷絲連的故仔。」對,如果我學塔倫天奴嗰部《危險人物》(《Pulp Fiction》),即係加少少後現代主義手法,即係前邊個故仔,駁埋後邊、隔籬個故仔,再搞埋一碟,咁就唔係網絡小說,而係經典小說,直情可以列入文學分類。

  事實上,大家可以將聽過之學校鬼故都可以抄過來,稍加改寫,加入本土化、現代化的情節即可。此時,銀行偉好似開了竅,說︰「過去一年,香港有咁多所校園出現鬼五馬六之奇談怪事,有排你作啦,辰哥。」對,成個校園火光熊熊,你話有個大衞高柏飛飛出嚟,變走所院校都可以。「咁就Very Good,有啲學校真係無咗好過啦,裝修番都嘥裝修費啦。」咦,唔係我有幻覺吓哇,邊個行埋嚟講啲咁嘅嘢?我望望周圍,無外人吖,唔通真係……

  呢個世界有唔鍾意自已學校、唔想返學之學生,不過,我要說旺角神秘夜校第一個故事,是來自當日內戰爆發、浙江離島那一班學生,在他們還未知哪一天被軍方誤判為特務,將被騙去處決之前,他們還在興致勃勃的上課,以充滿希望之心,向老師提問很多關於未來的問題。

  其中一位學生,他對科學最有興趣,很想讀好書從事科學研究,他的數學很好,他很用心的為自己作好一本數學的筆記,他願望是每天加一點點新知識,等到戰事過後,準備考大學,不過,其中一條數學難題他還未算出來,只是寫在筆記之上。

  當日,「所有同學馬上與老師去操場集合,我們有車要送大家去另一個地方上課,好快就要返來。」那位軍人如是說,那位好學生還是不肯放下他心愛的筆記,偷偷帶在身上,他真以為去那邊上課,途中又可以想想那條未解的數學題。

  不過,當所有人下了車之後,一隊持槍軍人馬上圍過來,把所有人制服並綑綁,然後押到海邊,一輪槍聲,那位愛好數學的學生再沒有機會解開他心中的數學題……那本精心製作的數學筆記,從他身上跌出來,被在場的一位軍官隨手撿走了。

  對,你猜對了,這位撿走筆記的軍官便是後來撤到調景嶺,後來被舊上司委為夜校校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