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一向十分欣賞一新美術館和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兩者都是致力推動藝術文化發展的非牟利團體,策劃的展覽有很高的專業水平,會址都在市中心,真是大隱於市的心靈補給站!

  一新美術館目前的展覽《文武傳奇:明清瓷上丹青》就如前一個展覽《中國簡筆畫》,可以用一個「趣」字形容,能看到策展人的心思,選擇展示中國瓷器藝術中比較少人討論的環節,從另一角度看藝術以至當時社會文化的發展,又不乏其趣。《文武傳奇:明清瓷上丹青》可以說是正中筆者下懷。我對瓷器文化認識不深,但十分喜愛瓷器上的繪畫,特別是人物,多年前曾經在北京琉璃廠附近買過不少破碎的瓷片,吸引我的都是有比較完整的人物,例如百子圖、美人圖,因為人物畫比花鳥圖案有故事性,更有想像空間。曾經被朋友說這是撿破爛,不值錢,我卻自得其樂,只覺趣味盎然。

  《文武傳奇:明清瓷上丹青》展出的瓷器繪畫集中於民間傳奇,有大家耳熟能詳的《西廂記》、《牡丹亭》的才子佳人故事、八仙過海、蕭何追韓信、空城計、三顧草廬等民間神話和歷史故事。一新美術館副館長梁慧淇解釋,從文藝轉化成繪畫再演變成瓷畫,在中國經歷了幾百年,在唐代開始出現傳奇小說,元代戲曲興起,明代隨着工業發達,印刷技術提升,經濟繁榮,特別是江南地區成為富有消費力的市場,於是有大量的書籍和通俗讀物出版,其中不少附有精美插圖以吸引讀者,增加銷量。這種圖文並茂的書籍大受歡迎,出現了新的商機,瓷器工匠把書籍的故事搬到自己的作品上,加上文人也參與其中,有些作為編輯,有些受聘畫插圖,當時一些瓷器也因此感染了文人風尚。所謂「文武傳奇」正是這個意思。

  主辦單位以「明清社會的流行文化」形容,的確十分貼切。除了欣賞器物的造型,了解不同年代的瓷器工藝特色,還可以從器物上的繪圖了解當時社會風氣、閱讀和娛樂的習慣。其中一個清雍正粉彩圖盆口瓶,上面畫了《三國演義》最為人熟悉的故事之一──空城計,諸葛亮一派氣定神閒坐於城頭,笑容可掬焚香操琴,童子在旁打掃,城下司馬懿父子大軍壓境,見此場面以為必定有詐,竟然退兵,諸葛亮的神機妙算,叫人拍案叫絕。

  過去幾個月香港局面持續不穩,加上工作繁忙,幾乎錯過了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的《萬象之根──周綠雲繪畫藝術展》。在這裏不得不稱讚該會對支持女性藝術家的努力,香港現代水墨代表女畫家周綠雲是「二十世紀中國女藝術家」系列的第三人。周女士1950年從上海移居香港,從事藝術創作工作,一直到2011年離世,藝術生涯超過半世紀,與香港的藝術文化發展,特別是水墨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她先後師從趙少昂與呂壽琨兩位大師,同時吸收現代藝術和西方繪畫技巧,創出一種抽象的視覺語言,作品題材大多描述內心世界以及宇宙觀,構圖用色大膽,瀟灑大度,不落俗套,展覽共有四十多幅作品,是一次對這位香港藝術界前輩很全面的介紹。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為了配合展覽,舉辦了一個名為「藝術的喜悅」作品徵集活動,主辦單位表示目的是讓觀眾在欣賞周女士的作品後,感受到她為了釋放負面情緒而創作的能量,自己也嘗試通過藝術來表達情感,探討一下藝術究竟帶給我們甚麼快樂?入選的作品更可以在來年的《藝術的喜悅──周綠雲回應展》展出,截止日期是十二月三十一日(二),展覽就在來年一月五日(日)結束。有興趣的朋友不要錯過這個難得與大師神交、抒發感情的機會。

  周綠雲有一幅作品名為《燦爛生命之五》,鮮紅與鮮綠形成強烈對比,加上舊照片、報章雜誌的拼貼,充滿生命力。生命本來就是值得歌頌的,而藝術家往往能把生命的真諦,以最能感動我們的方式呈現,無論是無名瓷匠把傳奇小說與插圖,轉移到花瓶上為生活加添趣味,還是如周綠雲的作品以抽象方式,把宇宙與生命的奧妙展示讓我們思考,每一件藝術品都有力量讓生命更完整,帶給我們無窮喜悅。正如《燦爛生命之五》上其中一張拼貼:「看的明亮,人生更寬廣」。

文:蘇媛 圖:一新美術館、亞洲協會香港中心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