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jasthan項鏈,以鉑金鑲嵌一顆重136.97卡的雕刻古老枕形哥倫比亞祖母綠、四十六顆共重343.68卡的刻槽式切割阿富汗祖母綠圓珠、一顆重22.61卡的雕刻梨形紅寶石、一顆重16.40卡的雕刻緬甸藍寶石,另配以雕刻紅寶石、藍寶石、祖母綠、藍寶石圓珠、刻槽式切割藍寶石圓珠、風箏形切割鑽石,以及明亮式切割圓鑽。
Rajasthan項鏈,以鉑金鑲嵌一顆重136.97卡的雕刻古老枕形哥倫比亞祖母綠、四十六顆共重343.68卡的刻槽式切割阿富汗祖母綠圓珠、一顆重22.61卡的雕刻梨形紅寶石、一顆重16.40卡的雕刻緬甸藍寶石,另配以雕刻紅寶石、藍寶石、祖母綠、藍寶石圓珠、刻槽式切割藍寶石圓珠、風箏形切割鑽石,以及明亮式切割圓鑽。

  Tutti Frutti(水果錦囊),主要是以紅寶石、藍寶石及袓母綠,配合獨特的寶石雕刻技術,以及選以花果等植物為題材所創製的多色彩高級珠寶作品,屬於法國殿堂級珠寶品牌Cartier(卡地亞)的專屬創作風格,始於1900年代之初,一直傳承至今。品牌新推的高級珠寶系列之中,總不乏延續這標誌性設計特色的作品。要對如此足以令古今皇室貴族名人都為之着迷的創意珠寶多作了解,故事就要從1906年開始說起……

  於1900年代之初,接掌管理卡地亞英國倫敦專店業務的Jacques Cartier(傑克‧卡地亞),需要不時往海外搜購及尋找新的寶石素材,而跟大英帝國關係密切的印度,正是其一尋寶地,就在1906年,Jacques Cartier展開了前往印度探索的旅程。經過多次遊訪與發掘,品牌世家分別在Delhi(德里)、Kolkata(加爾各答)及Mumbai(孟買)找到值得信賴的供應商,與此同時,Jacques Cartier也留意到印度的獨特裝飾藝術風格,亦對當地的傳統珠寶雕刻工藝尤其欣賞。

  不說不知,當時印度王朝及貴族極為喜愛的花果植物雕刻寶石藝術,乃源自莫臥兒王朝(於十六世紀,由成吉思汗與帖木兒的後裔巴布爾,從阿富汗南下入侵印度而建立的王朝)。話說莫臥兒王族對寶石甚為熱愛,而印度的珠寶工匠正擁有超凡的浮雕與透雕技術,於是,他們就在那時期創製了不少選用藍寶石、袓母綠及別稱「巴拉斯紅寶石」的尖晶石,並經精心雕琢的珠寶首飾。其後的印度王室,同樣鍾情於這色彩絢麗且形態玲瓏的特色珠寶。

  彩調嬌艷又外觀精緻的珠寶作品,吸引了Jacques Cartier的注視,他一方面將充滿印度特色的設計風格,帶回品牌工作坊以作參考研究,另又於當地採購經雕刻的藍寶石、紅寶石和祖母綠,從而造就了品牌於1910年開始,創製出帶有印度美藝格調的作品。為了提升製作技術,據指品牌工匠也有特別學習東方的傳統雕刻工藝。到了1920年代,品牌已掌握了設計及製作融入印度色彩,並以花卉、枝葉及莓果等植物為題材的雕刻珠寶美藝,更從中滲注品牌的專屬元素,成功開創其一享負盛名的卡地亞藝術風格。約於1970年,品牌將此獨一無二的風格,賦予Tutti Frutti(水果錦囊)的漂亮稱號,更於1989年註冊成專有名稱。

  印度的獨特裝飾藝術風格,成為了影響品牌創作的重要元素,另一方面,印度皇室亦早已是卡地亞尊貴客戶,彼此均對推動珠寶設計的發展,建立了息息相關的密切連繫。古往今來,高級珠寶品牌跟皇室名人的關係都是密不可分,Tutti Frutti(水果錦囊)風格的珠寶作品,因深受一眾集藝術與時尚品味於一身的貴族名人青睞,而廣受注目。於1920年代,亦即Art Deco(裝飾藝術)時期,Tutti Frutti的設計被當代時尚一族稱作「充滿野性氣息」的珠寶,當時活躍於上流社會的美麗名媛如Lady Mountbatten(蒙巴頓夫人)及Daisy Fellowes(黛絲.法羅斯)等,皆對這種不論色彩、造型與工藝都別樹一格的珠寶作品鍾愛不已。

  據悉1928年,貴為印度總督太太的蒙巴頓夫人,便曾選購了一款由卡地亞倫敦製作的髮帶式冠冕,該作品更可變換成兩枚手鐲。這件鑲嵌祖母綠、紅寶石和藍寶石,並擁有歷史價值的古董珠寶,自2008年開始,成為了倫敦著名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的珠寶廊珍藏品。至於擁有公爵之女、詩人及時尚雜誌編輯等多重身分的時尚名人Daisy Fellowes,於1936年訂製了一款Hindu項鏈(1970年代之前,Hindu正是指「印度」風格,亦即後來的Tutti Frutti)。那是選以鉑金鑲嵌葉形紅寶石、祖母綠及藍寶石的印度風動感項鏈。她曾於1951年佩戴這款項鏈出席名流界的世紀舞會,驚艷全場,令人一見難忘。今天,此項鏈已列入為卡地亞典藏系列中的珍品,並曾於世界各大知名博物館巡迴展出。

  到了近代,品牌不時於高級珠寶系列的新作之中,加入全新創作的Tutti Frutti風格作品,例如2016年登場的Rajasthan高級珠寶項鏈,以及今年新推的亮眼傑作Maharajah高級珠寶項鏈。Rajasthan項鏈的名字,取自莫臥兒帝國的繁華城邦拉賈斯坦邦。鏈上的主石為一顆重達136.97卡的枕形切割哥倫比亞祖母綠,這顆巨型綠寶石上雕刻了極致精細的花卉圖案。此外,另鑲有四十六顆阿富汗潘傑希爾礦區出產的刻槽式切割祖母綠圓珠,而其組合式帷幔,則以刻成自然形狀及雕刻花卉圖案的紅寶石、藍寶石及祖母綠構成。

  至於Maharajah項鏈的設計,就是要向昔日印度君主的華麗典禮項鏈致敬,單是鑲製工序已花上超過四千五百個小時,特色在於採用古老印度工藝來鑲嵌祖母綠寶石組合,以及可靈活變換出多達八種佩戴方式。此項鏈的吊墜部分尤其精緻,用上十九顆鐫刻祖母綠組成一縷流穗,而流穗的左右兩邊及末端,分別配以兩顆共重86.96卡的祖母綠及一顆重43.73卡的祖母綠,三顆祖母綠均來自哥倫比亞,不論重量、形狀、顏色、光澤及晶體形態,均堪稱完美。另外,這款作品還鑲有一顆重18.58卡的六邊形雕刻贊比亞祖母綠、一顆重23.24卡雕刻緬甸紅寶石及八顆共重46.34卡的凸圓形切割緬甸紅寶石,極其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