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源遠流長的西方藝術史中,達文西是不能繞過的名字。不管是神秘矚目的《蒙羅麗莎》、莊嚴肅穆的《最後的晚餐》,還是以科學精神探究的《維特魯威人》,也展示了達文西的全能及其作品的劃時代精神。今年是達文西逝世五百周年,也是可貴的機會來重新審視這位重要的藝術家。因此,香港創新基金及奧海城與意大利國家級達文西博物館──Leonardo3博物館共同策劃了展覽《想.像達文西500周年展》,通過多媒體的互動模式來探索藝術家的創作旅程,讓我們以嶄新的視野來探索藝術史。

  甫走進展覽《想.像達文西500周年展》,已被各展品吸引──大型的《蒙羅麗莎》影像懸掛在中庭,還有以達文西的《飛行手稿》模擬而成的巨型裝置也浮游在展覽上空,吸引不少遊人注目。事實上,這些大型的作品也是展覽的創新之處,嘗試以科技結合藝術。好像展覽內設有「我的蒙娜麗莎微笑」拍攝區,觀者可拍攝不同版本且專屬的《蒙羅麗莎》,並作慈善籌款用途。大眾的拍攝及後以馬賽克形態組成巨型的《蒙羅麗莎》影像,讓觀者可以互動方式更深入了解作品,揭開其神秘面紗。

  展覽顯然採取互動的方式為主,展示各種豐富的作品資訊,讓大眾能以截然不同的方式探索作品,極具教育意義。Leonardo3博物館聯合創辦人及聯合科技總監Dr. Mario Taddei特意抵達香港,為此亞洲首個大型達文西專題展覽作籌備。他分享,在他研究達文西作品的三十年間,發現達文西的創作秘密:「你以為這些偉大的作品皆是他憑空想像的嗎?錯了,這都是他博覽群書的研究所啟發。」他說到,在他翻查與整理達文西的繁雜筆記時,發現達文西閱讀了大量的文獻與書籍,並爬梳了大量的筆記,從而發展出自身的創作藍本。「最顯著的是從他的手稿,可窺探到他以自然及動物作參考的靈感。好像『蠍型艦』的鐮刀,其彎曲的弧度與結構,取材自蠍子的勾刺。甚或是他設計的飛行器,也同樣取材自自然,參考雀鳥的姿態與身形結構,也經過精密的計算,而非純粹天馬行空的想像。」他謂,大眾以為藝術家創作皆是憑空而發,達文西卻不然──藝術家亦須下大量的苦功,方能成就千錘百煉的作品。

  《想.像達文西500周年展》的另一特色是展示科學的重要性。展覽內均以科技與互動方式引領觀者以嶄新角度來審視達文西之作。Dr. Mario Taddei亦言,科技能有助深入探索藝術作品的奧秘,更可拓展對作品的認識與了解。好像展覽裏展示了達文西另一經典作品《最後的晚餐》。作品看似平面,展覽特設虛擬實境體驗(VR),將觀者置身作品的空間當中,從平面的作品走進豐富立體的空間。Dr. Mario Taddei說到,在他研究《最後的晚餐》的過程裏,發現達文西繪畫時不止於現時所呈現的平面模樣,更是接連小教堂的牆壁,蜿蜒延伸。此觀點扭轉了我們對這幅傳世之作的想像與認知,因此VR的獨特體驗能讓我們重塑對作品的了解,走進作品的時空中。

  Dr. Mario Taddei更說到,《最後的晚餐》原來的面貌早已因年月的逝去而破壞,現時我們眼前所見的是布滿歲月痕迹的作品。因為,科技的另一重意義是嘗試還原作品的原貌,包括顏色與構圖等,讓我們更能理解作品的深厚底蘊,與藝術家的精湛技巧。展覽中更特設互動的裝置,讓觀者可瀏覽有關作品的各類資訊,包括還原作品的過程。

  環顧展覽,充分展示了達文西在各方面的深厚知識,好像天文、科學、自然等,不僅是藝術,更在各個領域中引導發展。好像其飛行器的設計給予後來的飛機發明豐富的靈感。Dr. Mario Taddei也說到,即使達文西已逝去多個世紀,但他所留下的作品與大量手稿仍深具意義,獨步人前,對我們現世也有重要的作用。好像著名的《維特魯威人》,達文西參考古羅馬建築師──維特魯威(Vitruvius)所留下關於建築的黃金比例學說,發展與計算出對人體結構的黃金比例論點,對藝術史或工程與科學也是起了重大的突破,可謂藝術的先鋒者。

《想.像達文西500周年展》

日期:即日(12月12日)至2020年2月16日(日)

時間:12:00noon至9:00pm

地點:西九龍奧海城2期地下主題中庭

網頁:www.olympiancity.com.hk

文:蔡倩怡 圖:何健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