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個星期社會暴力事件雖然有下降迹象,但政府與反對力量仍然招來招往。特首林鄭月娥提出要追究違法教師,反對派議員就要分拆警察加薪的議案。眼見社會對立依然,很多人都擔心未來前景,有政圈中人想吹起和風,期望能夠減低撕裂。

  力捧紓緩局面人物

  社會事件轉眼間就搞了半年,無論責任誰屬,現實就係引致民生凋弊。不少政經界有心人,都希望能夠早日找到出路,結束亂局,不少人就四出活動,期望可以搞出一點和緩形勢的提議,而且大力催谷,想捧出一些可以紓緩局面的人物來。

  政經界想催生和緩局面,究竟成功機會有多大呢?以目前情況看似乎並不容易。舉凡兩陣對圓,打仗起來,要和談必須要有條件,大家都有誘因才能停火,這個條件現在具備了多少呢?

  先從反對一方看。在過去半年,可以說是非建制派大豐收的時間,借住反對逃犯條例不斷進攻,反對陣營做到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票有票,無論是遊行人數,抑或籌款數字,以至區議會議席都賣個滿堂紅。雖然經濟急插,但從在野人士來說,卻是多年來最風光的日子。

  反對派心雄難停手

  正因如此,在剛過去的周日,警方指上街遊行的人數高峰時有十八萬人,主辦單位指有八十萬人,但事後負責人仍為宣傳不足,人數未夠多而致歉,由此可見反對陣營如何心雄。在這種環境下,期望他們停止進攻似乎有點不切實際。

  對特區政府而言,如果局勢能夠和緩當然最好,然而,現在能夠與對手談判和交換的籌碼近乎零,主動權根本不在自己手上。在中央的角度,反對派咄咄進逼,而且做法不斷挑戰中央底線,有政客議員跑到美國要求訂立《香港人權法》,猶如是引清兵入關。在周日的遊行,大批參加者高呼時代革命的口號,揮舞外國國旗,漠視中國在港的主權和一國兩制的原則。

  對於香港局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人民日報》撰寫長文,指廿三條未立法是港獨猖獗的主因,認為建立維護國家安全制度是香港緊逼的任務。張曉明是對港政策的資深官員,他的文章當然不但是個人觀點,從中相信可窺探到中央對港的態度。

  原則底線中央怎讓

  香港目前局勢不妙,社會發展面臨嚴重挫折的風險。然而,反對派現時自覺形勢大好,中央在原則底線上又很難有讓步空間,未來實在難以樂觀。有人認為,角力愈激烈,出現意想不到的場面機會愈大,本地一些政經有心人想搞和緩,期望出現折衷性的人物出現,或者都是抱着這種邏輯,但說到底,期望這種大團圓式的發展,在現實的政治環境中又會不會有點像天方夜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