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二度被通報的黨委書記,曾親自安排“黑老大”跑路

今天的話題,是“掃黑除惡”。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12月10日,廣州市紀委監委通報三起黨員干部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典型案例,其中有兩個保護傘竟然“親自安排黑老大跑到外地躲藏”和“發展涉黑人員入黨”!

親自安排黑老大跑路

通報中首先提到的是白雲區太和鎮原黨委書記劉參議。

2018年5月25日,已經退休的劉參議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當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決定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

而這位退休的劉參議,是“保護傘”,他保護的“黑老大”是太和鎮園夏村原黨總支部書記劉杜棋。



通報提到,2002年以來,以劉杜棋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壟斷該村工業區自來水和電力供應,強賣集體土地,違規截留集體資金,嚴重破壞當地經濟和社會正常秩序。

“劉杜棋三兄弟涉黑涉惡涉腐”還登上了《中國紀檢監察報》。

去年5月,上述媒體披露,以劉杜棋、劉杜雄、劉杜榮三兄弟為首的劉氏家族在園夏村內糾集多名社會不法人員,利用劉杜棋任村黨支部書記的職務便利,低價占有村社多塊土地後迅速予以轉賣,侵蝕集體資產利益。

那劉參議扮演的是什麼角色?

其一,他幫助黑老大當選。

2005年至2010年,劉參議利用鎮黨委提名建議權的職務便利,幫助劉杜棋當選園夏村黨總支部書記,縱容劉杜棋在園夏村違規發展黨員14名;收受劉杜棋20萬賄賂,為其名下的違法建設不被拆除提供保護。

其二,他親自安排黑老大逃跑。

他主動為劉杜棋涉嫌非法占用農用地犯罪問題出謀劃策,親自安排其前往外地躲藏,並為其向公安機關有關領導求情逃避處罰,致使劉杜棋涉嫌違法犯罪行為長期未被查處,逐步發展成以其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犯罪團夥。

其三,為黑老大“開小灶”。

在去年9月,廣州市紀委監委就曾經曝光了劉參議的相關問題。



劉參議於2008年組織國土、城管部門對轄區內違法建設予以整治。整治中,他收受園夏村黨支部原書記劉杜棋的賄賂,利用職務便利使劉杜棋及其親友的違法建築未被依法拆除。

如今,劉參議已經被移送檢察機關起訴。

發展涉黑人員入黨

政知君注意到,除了劉參議之外,花都區赤坭鎮瑞嶺村原黨支部書記姚立誌也被通報了,他的問題是“違規發展涉黑人員彭美林入黨”。

1999年至2013年間,涉黑人員彭美林先後因犯故意傷害罪和尋釁滋事罪被花都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和一年零九個月。刑滿釋放後,又因涉嫌尋釁滋事被廣州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決定勞動教育一年六個月。

2015年7月,彭美林被赤坭鎮瑞嶺村黨支部違規發展為黨員。

2018年12月,赤坭鎮瑞嶺村原黨支部書記姚立誌、村黨支部原組織委員朱漢明因負直接責任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深圳政法委原書記背後也有“保護傘”

以上兩個“保護傘”隻是廣東查處的超2440名保護傘中的兩個。

今年5月,廣東省紀委監委曾披露了一組數據:

截至今年4月底,廣東紀檢監察機關共處置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線索8518件,立案查處2442人,其中廳級官員5人、處級官員94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1302人,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453人,各項指標均居全國前列。

其中,還特別提到了劉杜棋。

“廣州市紀委監委在查辦白雲區太和鎮園夏村原黨支部書記劉杜棋涉黑案件中,與公安機關組成8·29聯合辦案組,通過交叉審訊、聯合審訊等方式深挖徹查,共挖出14宗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線索,已立案查處2名市管官員和1名處級官員。”

當然,還有更高級別的“保護傘”。

這篇文章中稱,還提到了李華楠。

“省紀委監委通過查處深圳市李華楠案,打掉了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黑惡犯罪集團”

“省紀委監委機關嚴肅查處了深圳市委原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李華楠等一批黑惡勢力背後的‘保護傘’”

去年10月9日,深圳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李華楠被查,今年4月被雙開。根據官方釋放的消息,這位當年的政法委書記,背後還有“保護傘”。

李華楠被查之前,2018年9月1日至9月30日,中央掃黑除惡第8督導組對廣東省掃黑除惡工作情況進行了督導。

督導組建議,加大打擊力度,形成全社會共同打擊涉黑涉惡犯罪的整體合力。

來源:政知道   作者:蔡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