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解封多日,今次事件在大專界惹起不少討論。有大學中人認為被圍者理大學生只佔少數,自己也是受害者;有人則認為理大、中大、浸大是今次社運的領頭羊。議論之間,有人提起,過往港大在社會運動都走得很前,幾年前的佔領運動,由講師到學生都是台柱,為甚麼這次相對較為平靜,被捕學生人數較少呢?

  李國章有抓有放

  有機會和一名校委請教這個問題,他說,外界很多人都認為和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和校長張翔有關。這個說法沒有錯,若要仔細分析,外界是知其大概,不知其詳細,內裏其實有遠因、有近由。

  在處理學校危機,校長站在第一線位置。今次社運的巨浪,由漣漪到海嘯,有迹可尋,不同院校的校長各有擺位。張翔採用的立場很清晰,就是反對暴力。這個態度最初感覺最強硬,惹來的批評和壓力最大。後來,事件惡化,違法衝擊增加,張翔的「割席」反而減少了惹火上身的危險。到兩所大學被校外人大舉進駐,和警方對峙,張翔的做法似乎就變成有先見之明。

  校長的處理重要,這點顯而易見。校委說,大家見不到的是校方內裏做的工夫。校內由校委主席李國章以降的管理層明白,學生有想法,希望做些事,一刀切禁制不切實際,於是採取溝通和管控的做法,令活動有序進行。曾經試過有集會,有人提出不滿內地言論,也有人唱國歌,最後相安無事,活動也沒有引起外界關注,所以今次的手法是有抓有放,雙管齊下。

  佔領吃虧得了教訓

  還有一點最重要,外界未必留意的,是過去一、兩年港大學生會的活動大減。今年學生會出了缺,在缺乏領頭羊下,激進的氣氛沒有其他大學明顯,於是至今一直未有出大事。

  校委認為,上次佔領運動,港大師生付了重大代價,有人吸取教訓,後者就少了重蹈覆轍的機會。在佔領運動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罪成入獄,現時仍在保釋,這段時間雖然他仍有寫文章,但其尺度和風頭,似乎無復昔日。昔日幾名學生領袖行為激進,結果惹來官非,最後還是有校委代為求情,事件之後,學生領袖有點偃旗息鼓的味道,看來是吃過虧,也得了教訓。

  港大暫保不失,但校方至今仍不敢掉以輕心,最近就請了保安加強戒備,防止外人進校,一於小心駛得萬年船。一言以蔽之,領導層對校園政治化相當重視,一早防微杜漸,自佔領運動以來所做工夫是非常多。

  師長責任不可推卸

  校委論盡港大得保安靜,言下不無一點自豪。過去,大學不少學生犯官非,身為師長不能說沒有責任,港大能夠痛定思痛,學生能在關心社會之餘,不會犧牲了本身前途,相信這是大部分家長所樂見的,同時也說明師長對學生如何參與社運,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特首林鄭月娥昨日在行政會議前,表示不少學校有學生參與違法活動,認為需要追究,從幾所大學不同的情況,誰又說這個要求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