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十八載外逃終回頭——中國華通物產集團海外貿易部原副經理李海鷹歸案記)



李海鷹回國投案並積極退贓

“外逃這些年,日子過得很不好,特別是父親去世,因為在逃的身份不能送他最後一程,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折磨。”歸案後,李海鷹談起逃亡的日子悔恨交加。

在中央追逃辦的統一指揮和北京市紀委監委的統籌協調下,西城區紀委監委追逃工作人員輾轉多個城市,持續奮戰,終於將潛逃西方國家18年的職務犯罪嫌疑人李海鷹勸返歸案,為西城區追逃工作增添了新的戰果。

一念之差,國企骨干淪為逃犯

相較於如今歸案時頭發花白、面容消瘦的樣子,當初的李海鷹精明干練、頭腦靈活,事業有成。1986年,面對改革開放洶湧的經濟浪潮,身處廣東這個改革開放前沿陣地的李海鷹,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選擇辭去公職,下海經商。

1996年,李海鷹受聘到國有企業中國華通物產集團(以下簡稱華通集團)海外貿易部擔任副經理,負責從國內采購有色金屬出口到國外。1997年底,在一次開展業務過程中,李海鷹得知廣西某地的錫礦資源較為豐富,決定赴當地進行考察。經過考察,李海鷹認為錫礦資源具有投資價值,決定代表華通集團投資買下當地的一座錫礦礦場並開展運營。

作為華通集團的業務代表,一手掌握公司資金,一手掌握簽約大權,“精明”的李海鷹動起了歪心思:在為華通集團購買錫礦礦場的同時,李海鷹動用華通集團的公款140餘萬元,購買了同一地區另一個錫礦礦場並登記在自己名下,上演了一出“瞞天過海”“化公為私”的大戲。

人算不如天算,在購買完畢後,曾被稱為“礦石品位高”“開采價值大”的兩個錫礦礦場,最終被證明沒有任何開采價值,不僅代表華通集團購買礦場的事情無法向集團交代,而且用公款為自己買的礦場事實上也打了水漂。在華通集團派人來與李海鷹就錫礦礦場進行交接時,自知紙包不住火,擔心事情敗露的李海鷹,選擇出逃國外,這一去就是18年。

據李海鷹說,他居住在國外的鄉村,環境閉塞,條件簡陋,與在國內的情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由於是匆忙出逃,李海鷹的準備並不充分,在國外隻能靠打零工勉強維持生計,生活壓力巨大。而且相較於生活壓力,外逃帶來的心理壓力更加折磨人,身高隻有一米六多的李海鷹,在外逃重壓下更顯瘦小。

李海鷹坦言,相較於在國內時作為副經理的風光,出逃之後開啟的另一種人生,讓他倍感煎熬,其中的得與失、利與害,成為壓在內心深處的一塊巨石,讓他寢食難安、追悔莫及,既時刻關注國內的動向,又心存僥幸,幻想能夠繼續躲藏下去。

李海鷹出逃的十八年里,國內外形勢發展變化巨大,但辦案部門從未停止對李海鷹的追逃。特別是國家監察體製改革後,西城區紀委監委深入推進追逃追贓工作,主要領導多次聽取追逃工作專題彙報,指定第五審查調查室負責“天網行動”,並協調公安機關配合開展追逃,追逃工作連戰連捷,2018年就追回6人,為持續推進追逃防逃追贓工作積累了經驗。

三下廣州,鍥而不舍終有所獲

2018年,在中央追逃辦督促指導和北京市紀委監委統籌指揮下,西城區紀委監委加大了對李海鷹的追逃工作力度。北京市紀委監委主要領導對李海鷹案親自指揮、直接督辦,將李海鷹案確定為2019年職務犯罪國際追逃追贓專項行動重點案件之一,加強統籌規劃,完善工作機製,西城區紀委監委紮實開展相關工作,持續推動案件進展。

據追逃工作人員介紹,李海鷹案年代久遠,有價值的信息較少,追逃工作難度較大。“我們接手相關案卷材料時,由於時間跨度太長,不要說別的信息,就是材料本身字跡都已經非常模糊,紙張都已經發黃變脆,一碰就會掉渣,閱讀起來非常困難。”面對不利的客觀條件,工作人員開展了大量的數據檢索、分析研討、排查比對等工作,在茫茫人海中仔細尋找李海鷹的蛛絲馬跡。

突破口來自一條身份證辦理的信息。經過仔細縝密的排查,追逃工作人員發現,2013年,有人以李海鷹的身份在廣州辦理了一張新的身份證。“辦理身份證所用的照片是彩色的,與我們掌握的李海鷹原有黑白照片差別非常大,證明最近有人用李海鷹的身份材料開展過活動。”追逃工作人員介紹說。

這麼多年,李海鷹到底去了哪里?又是誰在用李海鷹的身份證件?圍繞這條身份證辦理的信息,追逃工作人員在數月之內三下廣州,一探究竟。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當地紀檢監察機關的配合下,通過實地走訪和仔細摸排,追逃工作人員在廣州鎖定了李海鷹名下的兩套房產,依法辦理了凍結手續,確認了李海鷹在案發後已於2001年外逃、現居西方某國的事實,並找到了一名關鍵人物——李海鷹的妻妹洪某某。

“2013年辦理並使用李海鷹身份證的就是洪某某,她也幫李海鷹處理一些國內的事務,可以說,找到了洪某某,也就打通了與李海鷹聯系的渠道。”追逃工作人員講清利害關系,申明法律底線,全力做好洪某某的思想工作,順利打通了與李海鷹本人的聯絡渠道,通過洪某某向李海鷹傳達國內形勢政策和房產凍結情況等相關信息,打消李海鷹的僥幸心理。在強大的政策攻勢下,李海鷹的態度逐漸轉變,同意與追逃工作人員開展接觸,表達了回國投案的意願。

多地輾轉,持續追逃勝利收兵

雖然向紀檢監察機關表達了投案的意願,但時隔十八年,形勢變化很大,李海鷹還是有很多顧慮,希望在境外與工作人員商談回國投案具體細節。2019年7月,經與境外執法機關溝通,由中央追逃辦、北京市追逃辦和西城區紀委監委組成工作組,赴境外開展勸返工作。同時,工作人員細化談話方式,明確政策底線,做好相關預案,確保取證和勸返工作安全穩妥、萬無一失。

在境外執法機構協助下,追逃工作人員與李海鷹順利見面,開展了取證和勸返工作,講明政策,曉以利害。經過追逃工作人員的耐心工作,最終李海鷹在政策感召、親情感化、法律威懾下,選擇回國投案,並全額退繳贓款。

“從一開始接觸到最後勸返,我全程參與了對李海鷹的追逃工作,我們彼此都非常熟悉,特別是最後我送李海鷹上飛機,為這次追逃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他非常感動,對我們耐心細致的工作表示感謝。在逃人員不是鐵板一塊,主動追逃加上積極勸返,既講政策也給出路,有逃必追、一追到底。”8月2日,目送李海鷹登上回國的飛機後,追逃工作人員、西城區紀委監委第五審查調查室干部仉澤感慨地說。

18年來,李海鷹輾轉多地,最終逃無可逃,避無可避,走上了投案的道路。“外逃的生活非常苦,背井離鄉,入不敷出,我已經這個年紀了(63歲),如果不歸案,這樣的日子也過不下去了。逃了這麼多年,最對不起的就是家人,父親不在了,如果不能再見見母親,一生的遺憾就沒辦法挽回了。由衷地感謝組織,給我一個棄暗投明的機會。”歸案之後的李海鷹,如釋重負,發出了深藏心底的感歎和懺悔。

李海鷹的歸案,彰顯了黨中央“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堅定決心,彰顯了國家監察體製改革後追逃工作的強大威力,也為那些仍然選擇潛逃的人員敲響了警鍾:海外不是法外,逃路沒有出路,早日歸案才是正道!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