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上世紀六十年代,冷戰蔓延全世界,由於香港的特殊地位,不同陣營都來到這個間諜自由港經營業務,當年的古漢雲剛剛入行,在一家著名新聞機構工作。

  「今日,大家投咗票未呀?」銀行偉好似思覺失調,投票選舉已經事過境遷,你啱啱喺火星趕返嚟呀?負責為這個中環酒聚講故之新聞界老前輩忽然略有感慨,話說幾十年前之香港,好多人就係為咗不同政治見解,而選擇不同位置,因此,也帶來很多拍案驚奇的故事,就好似上回所述的石壁監獄,這就是香港諜影幢幢的時代,年輕獄警敏哥,因為西貢一單少女碧海沉屍案,步步陷入一個他日後勢估唔到之遭遇。

  敏哥從第一倉獲知一名黑社會囚犯,疑與花季被害少女生前相識,甚至是他親手引導對方陷入不歸路,不過,對方就好似銀行偉咁,思覺失調,敏哥好奇心驅使下,自己去監獄圖書館找舊新聞了解,殊不知,第二倉那位負責圖書館清潔之一名毒販囚徒,目睹敏哥搵料,竟然聲言要向敏哥爆料。

  第二日,敏哥調假兼調倉,趁巡倉找到這名毒販囚徒,對方好細聲講,當年他在調景嶺遇過這個花季少女。

  「唉,說來話長。」慢慢講,你有十籠八籠要坐,一千零一夜都可以講幾次噃,敏哥見過太多蠱惑仔,想對方也不外索取三幾支煙。「你知我係旺角跳灰人士,不過,亦有指示作一些高度敏感之帶貨工作,因為有情報組織同社團暗中合作的。」

  古漢雲補充,當年從台灣而來的特別任務人士很活躍,內地之愛國人士為數也不少,當中除了壁壘分明之外,更有好多如勒卡雷筆下諜戰小說中,最愛寫的「鼹鼠」。張翁擺低杯威士忌說︰「即係我哋熟悉之臥底,勒公名著《鍋匠、裁縫、士兵、間諜》就係講呢啲。」銀行偉加多句︰「有部冷門電影《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譯名《諜網迷蹤》,上網可尋,方便過你睇原著。」我望下銀行偉一眼,心裏說︰「我不如睇《臥底》。」之不過,電影譯名同原著九唔搭八,這真是香港少有之電影名中譯敗筆。哦,明白,即係話兩岸特別任務人士有不少係雙重,甚至多重間諜,當年情況必然好亂,人不人,鬼不鬼;人唔似人,鬼唔似鬼,Right?「唔使你講,你可以參考勒公近作《此生如鴿》,你就可以明白多重任務者之人生矛盾。」多謝,不過,我想問古前輩︰「莫非敏哥依家面對之毒販囚徒,正是一隻鼹鼠,抑或花季少女係鼹鼠?」

  「問得好,李生,如果畀你寫,個故仔會係點呢?」古前輩,我就話兩個人物都不是鼹鼠,因為以他們乃前線基層,只有接受最簡單指令行事,何有當雙重任務的資格?其實我想講多句,你睇下依家香港現況就知啦,乜你老人家無追新聞嘅咩?當然,為了敬老,我擺出一副謙卑樣子,說︰「出事者,係毒販同花季少女背後之策劃人,有一個是鼹鼠,或者兩個都是鼹鼠(題外話,這種身分錯配,相乘出來的結果,可以引申出一條複雜之數學題)。」

  果真如是,不過,問題是故事中出了一個大家意想不到的枝節,就是這名毒販原本不是去調景嶺從事任務的人。

  「當日,我同班兄弟喺油麻地碰到呢個『親家』,於是暗中跟上,將之推入後巷動手,發覺對方身上有個包裹,我想一定係買賣,於是逼垂死的『親家』供出,此貨交去哪?」敏哥心中想,這個貌似普通蠱惑仔之人,出手如此狠毒?「古前輩,也嘢係『親家』?兩人有親戚關係?」「親家」乃冤家,黑社會用語。明白!繼續講番敏哥,佢得知當日毒販與兄弟逼供完,再拋咗個「親家」落油麻地海皮之後,就諗住截胡,帶同那個不明來路之包裹,依交貨地點去到調景嶺,以為仲可以引出更大的一個冤家,實行黑吃黑。

  敏哥眉頭一皺,知道這是一個局,結果必然驚慄。「去到交貨地點,我手足分別埋伏四周,等呀等,等到夜深,終於見到有動靜,隱然見到一個個子不高的女仔行近預定之交易地點,不過,想不到的是對面原來也有一班不明人士,隱身在遠處。

  我同古前輩講︰「劇情好簡單,花季少女未現身,佢後面班人見到乜原來對面有埋伏,於是情急之下,馬上撤退,之後,誤以為花季少女係鼹鼠,結果嚴刑拷問下無果,搞出人命,於是成為少女碧海沉屍的新聞。」敏哥當日的判斷跟我一模一樣,當然啦,英雄所見略同嘛。

  古漢雲話︰「毒販見勢色唔對,見到單嘢黃咗,方知這筆交易不簡單,黑吃黑不成,打開包裹細看,始知是一疊看不明之文件,相信是絕密情報,有人利用行家把這些東西交易,想不到對方發覺來者非預定之人,誤以為有人設局,如此這般,害死那位不知情的少女。」

  「敏哥,詳情我無辦法得知,我霎眼見過嗰個少女,有些少印象,後來睇新聞紙,對照之下,相信在碧海中的少女九成係佢。」敏哥聽到呢度,以為故事已經講完,新奇之處,在於他在同一監獄,見到一件冤情案件,兩個互不相識,不過同在一個故事的巧合事情。敏哥忽然想起那個引導花季少女入歧途之黑社會,近日好多幻覺,不知道……敏哥正想行番轉頭問多句,有其他阿Sir過來巡更,敏哥扮到若無其事回到崗位。

  「安仔,你估第二倉之毒販,有無同在壁屋監獄見到少女冤魂?」張翁,如此平鋪直敘,你估睇大台電視劇呀?望下周圍好奇眼光,我話︰「敏哥第二日想去搵第二倉毒販,不過,發現名單內,並沒有此人存在,當他行到嗰晚同一個房間去,只見是一名花甲老人囚犯,並非甚麼那個在圖書館打掃、報稱那個Number之人。」

  Yeah!連古漢雲都表示劇情奇峰突出,想知故事如何發展,等大家飲埋呢杯再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