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陣在周日舉行的大遊行,除了有蒙面人向法院投擲燃燒彈,過程大致平靜。今個星期有網民發起三罷,昨日見到響應不算多,個別堵路人士被警方及市民制止。要留意是雖然市面暴力有稍為平靜迹象,因為社會事件被捕的人數卻已突破六千宗,這些市民被捕後有可能面對刑責,風險卻是有增無減。

  有人避走有人失自由

  上個星期,非建制派在立法會提出彈劾特首的動議,有政界留意到,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反對議案時劃出了一條界線,就是特首在修例事件中雖然遇到很大反對,做法始終合法合憲。這條界線也為反對修例及其後的街頭抗爭作出分別,關鍵在於是否合法。以政府目前取態,依法懲辦違例人士的立場未見改變。

  在此之前,特首林鄭月娥曾指出,依照《基本法》特首無權進行特赦。有人解讀這個說法是不可能接受五大訴求中不追究違法示威者的要求,有人解讀是釋出善意,暗示在審判後可以減輕刑罰。不過,這個說法在最近已轉趨沉寂。

  隨著社會運動持續接近半年,涉案人士陸續被提控,他們有部分人士在提堂後獲保釋,甚至可以外遊,但也有部分人士被還柙,初嘗喪失自由的滋味。有部分人擔心在香港面對檢控,跑到台灣等地逃避刑責。

  旁觀者協助作用有限

  這些在示威者中被捕人士,面對的罪名有輕有重,部分被控蒙面罪。現時法庭判條例違憲,但又暫時不執行,被告這個罪名者變成妾身未明。至於被告重罪如暴動者,心情恐怕就非常沉重。這些重罪的疑犯,當中就包括早前因為襲警被槍擊的中學生。在他出事後,學校高調表示會提供包括法律的協助,然而,這些協助能否幫助他免受刑罰,最終都會有答案。類似的例子還會陸續有來。

  在示威被捕者中,學生佔的比例很高,而且不少涉及案情較為嚴重的。像在理大事件中,除了有理大學生,也有其他學生,當中部分是中學生,現在他們出事,究竟他們的師長如何向社會交代?旁觀者聲稱提供的援助,不知又可以發揮甚麼作用?

  最近,暴力稍為平息,然而,不少學生仍然處於激動的情緒之中,這個時候他們冒險犯法,出事的風險不減反增。當被捕人數已衝破六千人的時候,父母和師長對子女、學生的活動應多加留意,防止他們跌入法網。

  違法代價要自行承受

  政界指出,在街頭暴力持續多月不息下,社會上有聲音指當局應仿照英國政府處理倫敦大示威加快審訊的做法,增加阻嚇力,讓參與者明白要付出的代價。只是,言者惇惇,建議終於沒有實施,隨著檢控開始展開,「出得來行、預了要還」,一場動亂的後遺症如何善後固然有待探討,當前最重要的還是要防止觸犯法例的行為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