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上星期二,天文台發出今年首個寒冷警告,市區氣溫驟降至12度。在夜寒似冰的中區遮打花園,有一批小市民靜坐通宵,他們並不是抗議政府的示威者,亦非霸位輪候居屋開售,而是要向花園對面長江中心內的證監會示威。這批甘冒刺骨寒風的示威者,是一批極可能被監管機構除牌(俗稱DQ)的上市公司小股東,希望透過激烈行動喚起市場關注,上市公司被DQ,有大批小股民要陪葬,當中甚至有內地大媽聲稱要血濺長江中心。

  一位來自內地東北32歲女子也是留守遮打花園中的一員,她氣憤地向記者說:「熬夜當晚我們大批小股東都在現場等待,就為了等監管機構出來解釋。當時天氣很冷,我們大部分小股東後來都發燒了。有個七十歲的大媽全部身家都賠進去了,想要跳樓我們攔都攔不住。上周一交請願書的時候,很多內地大媽都顧不上防暴警察紛紛衝上去,當時我們甚麼都不怕,錢都沒了還怕甚麼,我們之後還會繼續遊行靜坐。

  市公司被DQ一向存在,過往主要由證監會按照《證券及期貨條例》,對一些帳目違規、經營欺詐、以至操弄市場等行為,處以嚴厲的懲罰。

  不過,港交所近年為打擊種殼、借殼行為,亦加入了把公司DQ行列。近期發起維權運動的小股民,有的來自公司涉及違規行為遭懲處,亦有的來自公司正當經營僅是業務「唔夠秤」而被停牌。

  港交所(388)近年使用「業務運作不足」的招數,向業務「唔夠秤」的上市公司發出警告信,要求提交強化業務建議,否則會被除牌。上市公司管理層及控制人有違法違規行徑,或帳目存在欺詐,遭監管機構DQ尤說得過去,但對一些被指「唔夠秤」的企業,港交所施以DQ嚴刑,被指做法矯枉過正,更置小股東利益於不顧。

  近月,國家聯合資源(254)及金利通科技(8256)分別停牌逾兩年的公司,接到港交所除牌通知,若其復牌建議不獲港交所接納,便難逃除牌厄運。以往,有多家公司已因「唔夠秤」最終被除牌,但今次這兩家公司決定作出垂死掙扎,除了高調批評港交所除牌決定外,亦正尋求司法途徑解決,入稟控告港交所決定不公平。

  金利通科技批評港交所對其發展大數據業務缺乏了解,批評港交所要求大數據業務要有盈利是「搬龍門」行為,對公司不公平。集團主席洪集懷表示,公司前幾年正處於大數據開拓期,需要時間才可有足夠盈利能力,又指與港交所的溝通是「雞同鴨講」,因對方是用看待房地產、餐飲業等傳統業務的眼光看待大數據業務。

  至於國家聯合資源,更以聯交所濫權監察小組的名義,刊登頭版廣告控訴港交所濫權,不但批評港交所在其達成復牌要求後仍拒批其復牌,對其營運的天馬通馳汽車租賃業務不了解,更指對方負責職員傲慢,不容許公司出席復牌聆訊。

  姑勿論這些要求復牌公司的復牌建議是否能由「唔夠秤」變為「夠秤」,但港交所純因一家上市公司業務不夠規模,那怕公司經營是循規蹈矩,都要把其DQ,已惹來不少批評。反對論者認為,上市公司在上市當初,要經過港交所上市科、上市委員會審議批准才能掛牌,而買入股份的投資者亦是真金白銀付出,俗語所謂「取妻沒有包生仔」,一家企業的業務前景及盈利能力,除了受自身營運影響之外,亦受外圍環境變化左右,就好似數十年前IBM是以賣打字機起家,但現時還有人買打字機嗎?這是宏觀環境變化,不是一家企業如何改善經營就可改變的現實。因此純以「唔夠秤」而把一家公司DQ,在道義上已說不過去。有人甚至批評,港交所只為粉飾股市太平,不想有太多蚊型公司及殼股,而罔顧小投資者利益。

  證券商協會主席陳柏楠表示,港交所當時「開綠燈」讓公司上市肯定就有把關,但公司上完後當其業務「唔夠秤」就判「死刑」,令小股東被綁,小股東絕對是無辜,港交所應多考慮除牌後的處理方法。

  香港證券業協會主席徐聯安亦稱,交易所確實沒有考慮到除牌後小股東的權益問題。不過,他認為港交所對達不到要求的公司會先給予警告,停牌亦有一個過程,小股東自身有時間考慮是否繼續持有,故小股東也要承擔部分風險。

  早前有業界人士就曾對退市機制,在港設立除牌公司的「逃生門」展開過討論,認為監管機構應另外設立一個平台,讓除牌公司可在此平台進行交易,而願意承擔高風險的人士可進行買賣,令除牌公司的小股東有機會「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