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風颯颯,冬意漸濃,此時此刻,聽着英倫搖滾勁旅Coldplay第八張錄音室專輯《Everyday Life》,「冷玩」、「酷玩」一下,不是聽覺的時令佳品嗎?然而,《Everyday Life》的賞味時間,當然不囿於冬日,此碟宏觀的審視人世間每一個日落日出,觀照世界苦難,高呼愛與和平,夠大愛吧?

  自二〇一五年的《A Head Full of Dreams》,Coldplay已久未有新作,《Everyday Life》睽違聽眾四年而來,還以雙專輯示人,一解樂迷久候之苦。這張雙專輯,分別以「Sunrise」和「Sunset」為題旨,《Sunrise》便以旭日初升為楔子,純音樂演奏,提琴拉出連綿迴響,給全碟揭開序幕。

  《Everyday Life》觀照世界苦難和痛楚,不乏以社會動盪為情境的歌曲。《Trouble in Town》乍聽之下含蓄收斂,卻一點一點的築起緊湊張力,以求爆發,「There's Blood on, There's Blood on The Beat」,還有「And I Get No Shelter」、「And I Get No Peace」、「And I Get No Comfort」、「And I Get No Name」等多記呼喊,本地樂迷聽後可有更多情緒?《Guns》藍調滿盈,緊隨「The Judgment of This Court Is We Need More Guns」之後大叫一聲「Stop!」,發出有力的控訴。

  《Orphans》和《Èkó》都表達了對受戰火洗禮國度的祝福,撫慰受傷的靈魂,於是歌曲聽起來並不苦澀,《Orphans》雖名為孤兒,但全歌瀰漫歡欣喜悅,熱熱鬧鬧。《Èkó》也旋律優美,「In Africa, We Dance in The Water And Hold Each Other So Tight」、「There'll Be A Beautiful Sunset. And You'll Be A Beautiful Bride」,均化作一幅美麗如詩的畫面。《Cry Cry Cry》童音處處,是一首安撫心靈之作。

  《Everyday Life》也呈現多元種族、語言和文化,好像以雷聲和雨聲為引子的《When I Need A Friend》,由無伴奏合唱主導,恍如聖詠,就像合眾人之力向上蒼祈禱,最後以西班牙語的讀白作結。以阿拉伯文命名的一曲,解作「亞當的孩子」(Children of Adam),有着生而為人、人人平等的寄語。

  《Church》不見太多靈性的氛圍,參與其中的Norah Shaqur,猶如天籟的隨性吟詠,配合歌中明亮爽快的節奏,反而予人一種原始能量在蠢蠢欲動。《Daddy》是一曲兒子對於父親的思念,以宛如微微顫動的心跳聲作拍子,附以簡約琴音,「Daddy, Are You out There?Daddy, Why'd You Run away?Daddy, Are You Okay?」,樂隊靈魂兼主音Chris Martin,唱得特別真摯動人。

  主題曲《Everyday Life》,是人在亂世的詰問、懷疑和自省,唯有「Hold Tight for Everyday Life」,才能聚合力量,重新抖擻,面對生活與生存的各種狀況,直至高唱《Champion of The World》為止吧。

  Coldplay不止憑歌寄意呼喊愛與和平,還身體力行響應環保,方法是──暫停舉辦世界巡演,並以網路直播代之。原來為了在未來的演出減少碳排放,他們去年跟環保團體見面,商談計畫,而碳排放和碳足迹正是來自樂迷的移動,因此他們決定往後的演唱,便以減少樂迷移動造成碳排放為主要目標。支持歸支持,這個消息對廣大樂迷來說不能說不震撼,下次現場親見偶像會是何時?

 

文:水月一 圖:路透社

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a,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