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大家逛美術館的習慣是甚麼,筆者經常是醉翁之意,必定會預留時間看完展覽後逛館內的書店:圖錄、書籍、藝術品以至文創商品,往往都極富創意,令人愛不釋手,有時候就算不看展覽,也會專程去書店消磨半天。

  實體書店生意不易做是全球出版和書店業共同面對的問題,大家看書的習慣確實是改變了,加上高昂的經營成本,在香港經營書店實在是巨大的挑戰。過去十年,除了誠品進駐香港「沖喜」一下,幾乎沒有好消息,想當日Page One離場,Flow遭封鋪需要眾籌解困,令人感到相當無奈。可喜的是,香港還是不乏有心人,大業轉戰中環樓上鋪,隨着香港藝術館重開,館內書店也耳目一新,「餓」藝術書店已久的朋友終於有新蒲點。

  這家書店名為「本書店」(theBookshop),幕後兩位推手,一位是擁有豐富出版經驗的陳麗珊,另一位是一新美術館創辦人孫燕華。不落俗套的書店名稱似乎已經一語道破整體的經營理念,簡單利索,以書會友,回到一家書店的初衷。店內的設計概念同樣以簡單為主,然而從木料、色系等可以看出設計心思,配合全新藝術館的風格,感覺十分和諧,第一印象已經相當加分。據負責人表示,書店的裝潢佔了大部分前期成本,希望讓書迷有一個舒適的環境,也讓書店更符合變身後的香港藝術館各方面的專業地位:「香港藝術館代表香港的藝術文化發展,作為它的一部分,我們必須達到同樣的高水平。」在產品方面,除了藝術館內舉行展覽的圖錄和出版物外,還有多種中英文關於藝術、設計、視覺文化的書籍。現場所見,從兒童繪本到藝術評論集,書籍種類頗為齊全,不過在其他藝術書店常見、價格稍高的大型精裝圖冊──即所謂「咖啡桌書」(Coffee Table Book)──所佔比例反而不高,可供細讀的書籍更多。

  負責人表示:「書店的定位首先是香港藝術館的書店,藝術館的展覽圖錄都會在書店發售,此外,我們希望介紹更多與香港藝術有關的書籍和產品,並不一定是暢銷書,例如一些本地藝術家出版的圖錄,比較不容易在其他書店找到。還有就是藝術產品,我們並不是畫廊,但是我們會定期舉辦藝術展,出售藝術品,不過價錢不會太高,目的是把藝術帶入生活。」目前書店內有瓷器、首飾、手織品、版畫等,大部分是香港藝術家的作品,包括楊玉勤、歐陽文儀、李文葉等,定價並不高,有心收藏具有藝術價值家居物品或首飾的朋友,應該會有驚喜。

  香港藝術館既是本港重要的藝術文化場地,是不少遊客必到之處,何況地點就在遊客中心的尖沙嘴,「本書店」少不免出售旅遊紀念品,在店內逛了一圈,幸而沒有發現海港帆船之類的冰箱磁石,真是鬆了一口氣!「同樣地,我們會從藝術角度搜羅一些與香港有關的產品,表達香港特色同時具有藝術欣賞價值。」說到這一點,還是要稱讚一下「本書店」負責人的品味,當年館內書店的書籍質量雖然不錯,其他產品卻乏善足陳,特別是紀念品,擺放方式也雜亂,相比之下,無論是產品或展示方式,「本書店」明顯出色得多。

  藝術書店要取得平衡並不容易:本港與外國、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當代、藝術品與商品,當然還有理想與商業營收。無論是多出色的營運策略都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本書店」位處香港藝術館內,起步點相當不錯,希望他們能愈做愈好,不僅為香港的藝術設施添上光彩,同時推動藝術和閱讀文化的發展。從書店走出來,維港在湛藍的天空下顯得一片寧靜,香港是多麼的美麗!經歷了半年多的動盪,我們太需要一片清淨樂土。在這個溫暖的冬天,就相約維港一隅的香港藝術館和「本書店」。

文:蘇媛 圖:本書店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