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藝術獎項,一直是重要指標,展示發展趨勢與漸具影響力的藝術家,好像Turner Prize便長期備受注目。近年,亞洲地區亦出現了不少藝術獎項,好像上海外灘美術館舉辦的「Hugo Boss亞洲新銳藝術家大獎」,便是一顯例。在香港,首屆希克獎(Sigg Prize)乃M+於2018年起設立,並於M+展亭舉行展覽,展示入圍六位藝術家們的近作與委約作品。獎項將由國際評審委員會選出,最終結果將於明年3月公布。這個首度在香港舉行的重要獎項,能呈現大中華地區的藝術面貌,窺探藝術家們如何以創作與不斷行進的社會持續對話。

  希克獎由烏利.希克(Uli Sigg)博士發起,其前身是希克於1998年在中國創辦的中國當代藝術獎(China Contemporary Art Award,CCAA),一直以獨立且非營利性質運行,每兩年頒授予優秀的中國藝術家與評論人,多年來選出不少具代表性的人物。香港的當代藝術總是在整段歷史脈絡中缺席。因此,希克獎的設立,能展示更廣泛地區的藝術創作,異地之間重新產生連結,也成了深厚的文化對話。好像本屆入圍的藝術家,他們生於中國不同地域,也在不同地方接受教育,藝術形式截然不同,實踐的途徑也相異。但當同時入圍希克獎,並於展覽中再現創作,他們之間的差異也能連結成更廣闊的版圖,塑造出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輪廓。

  事實上,希克雖身為瑞士人,也一直關注中國文化藝術。2012年,他將自身收藏的大量中國藝術品捐贈予M+,及後M+更以其藏品於2016年舉辦了《M+希克藏品: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呈現了五十位中國藝術家的重要作品,寫下中國當代藝術的四十年歷史故事。此次希克獎的成立,不再採以回顧的視點,改以並行的方式來審視中國當代藝術。

  是次展覽由M+視覺藝術希克資深策展人皮力(右圖)策劃,他解釋是次的評選機制,如何能着眼於更廣泛範疇的藝術界,也能代表藝術界的共識:「希克獎的入圍藝術家首先由批評家、策展人提名評委在大中華地區根據藝術家過去兩年的創作提名藝術家,然後經過由國際博物館長、藝術家、策展人構成的終審評委選出六位入圍藝術家,他們挑出自己在過去兩年的代表作品參展,最後終審評委將根據作品評判出獲獎的藝術家。」國際評審委員會的成員包括倫敦泰特美術館館長Maria Balshaw、藝術家徐冰、台北策展人賴香伶,以及烏利.希克等。

  皮力認為,希克獎能展現過去兩年在大中華區域的創作的多元性。他談到:「六位藝術家的作品反映了全球化時代下多樣的藝術實踐,或直接回應社會現實,或關注個體如何在紛繁的現實中內省自處。」好像陶輝以流動影像與錄像裝置等媒介探究社會中的情感,更以跨文化敘事展現複雜的人際關係,能讓觀者恍如置身其中,深入特定的社會場景當中。他說:「我覺得當代藝術中藝術呈現的微小的、動人的、美麗的、醜陋的、負面的、無用的、政治不正確的等更立體的精神體驗,為這個平面的世界增加了新的層次。我的創作中所有的妥協就是對社會現實的回應。」

  另一位入圍藝術家沈莘,則致力以多頻道錄像裝置,甚或是虛實交錯的敘事模式,說明性別認同的身分政治問題。他認為:「藝術對於我而言是以工具形式存在的媒介,能夠通過藝術去思考和自省是它很重要的作用。通過我的實踐,很多交錯存在的系統和網絡,在不同形式下在一個或幾個點被展開呈現,使一些社會問題的發展形成過程抽象化,或者變得更為開闊,可以被更多樣的理解。」六位入圍者的作品各異,卻皆以各種方式回應當下紛亂雜陳的現世。

  皮力如此歸納六位入圍的藝術家:「陶輝和楊嘉輝的作品恰恰折射出我們在這個時代的普遍無力與不安。沈莘通過大量的研究和考察,從歷史與宗教的角度來帶出女性的身分政治的思考,林一林的作品往往更偏重直覺,借助身體的直接性直接介入政治議題。相比他們四人,梁碩和胡曉媛的作品,代表了當代藝術中脫胎的另一種理路,即相比與對社會現實和政治做出反映,更着力於追求完善的個人修行和精神世界。」

  他們不少亦以錄像、身體等方式,來介入與回應切身的文化現象與議題。好像林一林,其作品常滲入虛擬實境技術(VR),也同時以身體的展演來探索社會與文化體系裏不可繞過的暴力。她談到獲得希克獎的感受:「得到獎項是創作的意外延伸和被消費,特別是希克獎在藝術世界具有無比的關注度,但最終藝術家的創作價值,還是會回到作品在時間維度上的放射性強度。因為希克獎,我們已經開始對話了。」可見,藝術家們通過希克獎這個平台對話,勾勒出更開闊的視野。

《希克獎2019》展覽

日期:12月7日(六)至2020年4月13日(一)

時間:星期三至日、公眾假期/ 11:00am至6:00pm (12月25日(三)、2020年1月1日(三)、 1月25日(六)及26日(日)關閉)

地點︰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M+展亭

網頁:www.westkowloon.hk

文:蔡倩怡 圖:香港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