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凡夫(MH), 盡本分、順自然、見真心、修正道!

  對戴着「民樂翹楚」光環,擁有「香港文化大使」美譽的香港中樂團來說,剛於十一月中完成為期十一天(十月三十一日至十一月十日),出訪「民樂基地」的中國內地巡演,筆者隨行回望,樂團台前幕後,上下一心展示出高度的專業水平,不僅順利完成這次樂團前所未有的高強度、高壓力挑戰,驗證了樂團樂手在近年來幾乎完成了「世代更替」後的實力,再攀上新的高峰,是長時間香港中西方文化凝聚而成的成果,此一新高峰成就,也就成為香港之光了。

  樂團巡演首站,在上海三天內連續演出三套完全不同風格的節目,繼而再北上三個省的三個城市演出三場,那卻是完全不同的第四套節目。這四套節目的樂曲類型、內容、風格、背景、性質,都至為廣泛,堪稱是近年來香港中樂團不斷拓展中樂交響化的大合奏音樂的一次較全面展演。同時,這六場演出是在六個不同的場館舉行,除了其中一場在上海城市草坪音樂廣場的戶外演出,其餘五個都是五年內開幕的新場館,上海音樂學院歌劇院更是近月才啟用,既有「正式」的音樂廳,亦有大劇院、歌劇院,這可是對場館適應力的大挑戰。

  樂團首站在上海的演出,是第二十一屆上海國際藝術節的「節中節」——香港文化周的節目,十一月一日安排在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的首場演出,更是文化周的開幕節目。音樂會以「都會交響」為題,選奏六首樂曲,開場的吹打樂《將軍令》,和接着趙季平的《古槐尋根》,都是「尋根」的音樂,能展現「都會交響」之音,則是兩首香港作品,伍卓賢的《大樹》和伍敬彬的《下一站月球》。

  結束上半場的《悲調》是上海著名作曲家朱踐耳以潮汕音樂作素材創作的經典,而作為音樂會壓軸,由呂思清擔任小提琴獨奏的《梁祝》,更是六十年前誕生於上海的名曲。可以說,這套節目,除了以尋根及港滬雙城的背景元素構成,更展示出香港中樂團立足於中西文化交匯的樞紐所孕育出來,從傳統到現代原創的廣闊藝術風格。

  緊接着在上海音樂學院歌劇院的第二套節目,則邀來昆曲王子張軍領銜,台灣的李小平擔任導演,演出由顧冠仁、金復載兩位作曲家分別根據昆劇《牡丹亭》與《長生殿》的唱腔作曲、編曲的「跨界交響」版本。演員在舞台前的空間表演,只採用傳統戲曲的簡約布景,上半場《牡丹亭》只有一桌一椅,下半場《長生殿》亦僅是一桌兩椅。這是將傳統中國戲曲意境韻味,與現代大型中樂團作出跨越融合的探索。當晚的演出很能發揮大型中樂團的強大表現力,特別《長生殿》的演出,樂團在營造戰爭的氣氛和張力上,便很有效果,同時,昆曲的唱腔特點和風格,仍得以保存。

  前兩場由藝術總監閻惠昌指揮,第三場於十一月三日下午三時在音樂廣場舉行的《不可能的幻想》,則由樂團常任指揮周熙杰執棒。整個演出一個多小時,一氣呵成,開始是關迺忠陽光性十足的《太陽》,接着是伍卓賢的《小星星幻想曲》,進入高潮的是以流行老歌編成的組曲《舊情綿綿》、《廣東小調聯奏》、顧嘉煇的電視主題曲組曲,壓軸是伍敬彬編曲的《不可能》連奏,全是雅俗共賞的音樂,這可是一套可入「俗耳」的大眾化節目呢!

  由於閻惠昌在上海感染肺炎,第四套節目在保定和哈爾濱的兩場要改由周熙杰上場,最後一場在山東臨沂,閻惠昌終能歸隊帶領樂團完成這次驗證之旅。第四套節目以「劉邦.項羽.兵馬俑」為名的節目,包括《秦.兵馬俑》、關迺忠編配的琵琶與樂隊《霸王卸甲》、周熙杰編配的古曲《十面埋伏》,壓軸是伍卓賢的《唐響》,這可是一部混合了傳統音響和現代西方流行爵士節奏,跨越時空的樂曲。同樣地,從未看過兵馬俑的彭修文所寫的《秦.兵馬俑》,亦是從現代人跨越時空的角度和感受去創作出來的作品,兩者首尾呼應;同樣地,從得勝者劉邦的角度來寫的《十面埋伏》,以及時不我與的項羽角度創作的《霸王卸甲》,都是同一歷史事件,效果卻很不同。這套充滿歷史感的節目,展示的卻是現代民族樂團不同形式的美感追求,將歷史事件從美感的角度昇華。

  可以說,這四套節目頗為全面地展示了香港中樂團,亦可說是現今大型民族樂團在中樂世界拓展上所取得的成果。樂團不僅展現了現代大型民族樂團強大恢宏的表現力,更重要的是在所選奏的曲目中,包括加奏的樂曲,既有香港作曲家伍卓賢、伍敬彬富有現代感的原創音樂,亦有源自流行文化的《上海灘》、《射鵰英雄傳》、《電視主題曲組曲》,還有香港音樂文化根基所在的《廣東小調聯奏》……這些樂曲展現出繽紛的香港文化色彩,再加上樂團自主研發多年的環保胡琴系列的拉弦樂器,即使在陽光燦爛的戶外舞台演出,樂師亦要戴上「黑超」來視譜演奏,然在陽光下暴曬的環保胡琴仍能不受影響,仍能大大提升民族樂團的整體音色及強化表現力,由此亦讓內地觀眾開了「耳界」,也就是說,「民樂翹楚」的光環中含有很多香港的光采。

  在上海演出後,過百人的團隊和六十多個樂器、樂譜、演出服裝的大箱子,在前後一星期(十一月五日至十日),乘坐四次航機和多程長達三、四小時的旅遊巴士車程,橫跨三省兩千多公里,隔天在不同城市登台,那是樂團前所未有過的超強挑戰,幸好樂團的後勤行政和台前樂師,人人加油,每場演出悉力以赴,總能將每首樂曲的要求效果發揮。這從在各地演出後,無論是音樂界的專業人士,還是一般普羅觀眾的回饋評語,都作出至高的評價,見出香港中樂團這次高強度、高壓力的四城巡演,亦是一次長期建設起來的香港精神的成功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