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非建制派收成幾個月的衝擊成果,士氣大振。建制派被嚴重衝擊,災情滿目瘡痍,半年前仍然感覺空前良好的幾個大黨,難免感到前景茫然,他們的支持者更有信心盡失的感覺。

  建制派在今次選舉前早早揚言對選情不樂觀,然而,最後出來的結果是議席大跌八、九成,個別政黨如新民黨甚至連一個席位都保不住,被譏亡黨,如此慘烈的局面,相信絕大部分人都預計不到,特別是選前一個星期,發生了中大學生堵塞吐露港公路,釀成新界東大癱瘓,但依然無阻大埔區的變天。

  選前民調有路捉

  雖然說區選的結果出乎建制派估計,但這樣的成績若放在事前的選舉民調中,卻並非完全無法預料。根據不同調查機構事前的訪問,被訪者在表達投票意向時,有兩點值得留意,首先是搖擺的人比例較過去低,原因相信是社會動盪催生政治高溫,市民的態度變得明確;再者,是表明投票予非建制派的市民比例大增,較過往增加差不多二十個百分點。這些選民不少都對暴力行為有保留,但同時對示威者表示同情和理解。換言之,政府在社運後期的解說工作不足,處理風波完全倚賴警方,是促成他們政治投票的一大推力。

  過往,同類的區選調查,建制派在投票意向得票可以有幾個百分點的領先,結果就導致他們取得六成半左右的議席。現在投票意向由贏變輸,而且還相差近二十個百分點,全面大敗就不足為怪了。

  區議會選舉是每個選區只有一個議席,理論上一方若有百分之五十一的票數,就足以全贏所有議席。這種制度傾向有利得票較多的一方。有分析指出,若然不是候選人不濟,非建制派應該連民建聯大將李慧琼和柯創盛都拉下馬。現在兩人席位得保,皆因他們的對手面目不夠模糊,選民左揀右揀,最後才令他們得以逃出生天。

  在今次區選中,建制派若說有所得着,就是在高得嚇人的投票率中,仍然能夠維持過去四成的得票率,顯示在發掘新票源上有一定成效,關鍵是在失去區議會大量資源下,如何能夠維持新得票源。

  非建制派靠勇武

  一場區選,地方力量強弱之勢互易。非建制派能夠打下大片江山,主要是靠一班勇武的強力衝擊,打破了長期的渾沌局面,未來考驗是他們如何可以坐江山。對建制派而言,今次的挫折警醒了他們幾年來的良好感覺,未來立法會選舉打的是另一場遊戲方式不同的選舉,關鍵在於能否痛定思痛,重整陣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