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歡迎大家又來到中環黃昏酒聚,上次聽過了《碧海冤情夜夜深》的故事第一章,相信都會被劇情吸引,是不是? 

  「不是,古漢雲前輩,我反而有興趣想知多啲上世紀六十、七十年代,香港作為『東方Casablanca』,即係國際間諜中心的那些年,那些事。」其實,你睇過勒卡雷嗰本《榮譽學生》都會略知一二,就係華人地下社會有好多猛人,身分橫跨好多個界別,例如書中來自汕頭的神秘商人Drake Ko,佢正職係一般黑社會活動,副業係一名多重間諜。

  「辰哥,咁你咪返屋企睇書囉,使乜山長水遠,突破重重障礙過嚟聽古前輩講故呢?」銀行偉,你窒得有道理,我好少贊同你見解,之不過,我還是有點補充,香港現在暢通無阻,我喺公司行上嚟,五分鐘就到。「李生,故事中被沉入西貢大海的花季少女,冤情係由一個黑社會男子所引起,佢被對方控制之後,成為非法活動之掩護者,間接幫助多宗不知情的重大勾當。」古漢雲開始講到戲肉。

  話說,當年這個「東方Casablanca」有好多間諜交易,那位花季少女某天接電話,指示要帶一件物品,陪同另一不相識的男子到西貢附近的調景嶺。「啊,無問題呀,當年無調景嶺港鐵站噃。」咁你就有所不知啦,朋友。原來幾十年前的調景嶺有來自自由地區的聯絡站,好多不同方面之特別任務人士在此交接,包括重大的情報資料,據聞,當年有流失之中國國寶,亦在此處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當然,更多的是軍事與政治情報。

  好嘞,去番石壁獄警敏哥身上,佢從翻查舊新聞紙,得知花季少女失蹤後被發現身上多處傷痕,在西貢海漂浮的新聞,由最初懷疑謀殺到當成自殺案處理,深知案情絕不簡單,奈何這是上世紀六十年代Luck哥華探長時代,真係唔得咁清楚,於是疊埋心水,想話好少理,點知……

  「話說敏哥幾次入圖書館睇舊報章,不時抄下案情筆記,佢無留意有個負責幫手入圖書館整理的第二個監倉的囚犯,注意到他關注那宗十年前的碧海奇案。這名囚犯原是販毒被捕,多次出入監獄,如此老江湖,應該修成正果,幾威猛都變咗個佛系中年,點知佢對敏哥關注單案,觸景生情,有一次趁機會,拉住敏哥講幾句,「阿Sir,對唔住呀,你想知嗰單少女西貢自殺案,搵機會過嚟呢個倉,我同你詳談。」監獄有多冤情奇案,獄警前輩一早教落敏哥,千祈唔好多事好奇,年少氣盛的敏哥無耳性,就係走去了解一件他不應知悉的事情。過去隔籬倉搵嗰個囚犯幾咁易,同手足交換更表休息日便可。

  「安仔,講到呢度,畀你發展以後嘅劇情,你會點呢?」前輩,多謝你給予我一個發揮機會,不過,大家企喺度咁耐,不如飲番杯先啦,你估敏哥會飛咗去咩,與此同時,今日調景嶺站正常服務!

  講時講,敏哥單嘢好易駁落去,等陣間我可以講到七彩咁精采,之不過,古前輩,你開頭講的一個故事係鄉下大學一名神學副修生,準備去旺角一所破爛詭異,有如愛倫坡筆下《厄舍府的倒塌》(《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的校舍教夜校,背景係上世紀八十年代,人物、地點大不同,我真係想知你點幫我哋駁埋個故仔?

  「安仔,你學寫網絡小說,一定唔好直線發展,Short下Short下就係呢類小說之精粹,你想聽《三隻小肥豬》,不如去對面所幼稚園啦。」報告大師兄,你無理由唔知,幼稚園已經宣布呢個學期提早結束,明年請早。「咁你咪轉用網上學習囉!」明,唔使咁躁,坐底飲杯雞尾酒,即解你百般滋味在心頭。

  「辰哥,你有無留心聽故仔,古前輩一早講低伏線,你回番帶聽下呢句開場介紹先啦,佢講明夜校之陳姓校長,原來係來自調景嶺,一位撤退來港之國民黨軍官,有文化的,受某隱形富豪之託接手搞夜校。」銀行偉,乜你有用手機錄音?真係服咗你,記得現場有粗口要刪咗佢噃。「即場錄製,點會無粗口,你係咪香港人嚟㗎?」話題敏感,我馬上轉個話題,問︰「古前輩,陳校長唔通係上世紀六十年代之間諜,同花季少女案有關?」

  大師兄好似教學生咁話我,「安仔,你去番石壁搵番敏哥條線啦,你估你係塔倫天奴,寫劇本可以打橫打掂,調轉又跳得過去咁寫呀?」我想補充一下,當年我與大師兄在鄉下大學讀書時,最Hit之社科話題係「後現代主義」,大師兄話塔倫天奴嗰部《危險人物》(《Pulp Fiction》)就係,睇過嘅觀眾都知,第一次睇,你會睇到頭暈,因為一片三故事,每個故事都有關聯,而故事開頭場景又會在收尾出現,每個故事之負責講故人物之主觀鏡不同,上一個故仔之主角忽然變成下一個故仔之配角。

  老實講,呢種拼貼與顛覆之手法,九成九似香港人講香港事,不過,這是新聞政論範圍,唔好拉埋落呢個咁和諧一致之酒聚嚟講,好唔好?畀啲空間大家,唔該晒,唔該晒。

  「安仔,講咗十幾二十年,究竟乜嘢係後現代?香港人納稅畀你入大學讀書,你讀咗啲乜嘢?你究竟識唔識㗎?」既然德高望重,又真係有分間接替我等鄉下學生供書教學之張翁問到,我就用簡而清的方式作答。

  「張翁,《危險人物》講英文,我唔係睇得好明,不過,周星馳嗰套《西遊記》我就有共鳴︰無厘頭加時空穿越,再加人物角色穿梭,咁就係屬於後現代主義手法表現之一。」

  「安仔,你自己都識講,證明你有慧根,網絡小說係後現代主義藝術之延續,不過,長話短說,你要叻畀大師兄睇,就當自己係塔倫天奴,放低神學副修生教神秘夜校嗰個故仔,去番石壁監獄發揮下先。」我感覺受到「火雲邪神」之心理暗示,大啖呷下張翁那杯二十年威士忌,精神抖擻起來,開始發揮我的後現代主義才華。大家請耐心等候,我好快返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