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順利舉行,建制派出現雪崩式慘敗,重演了二〇〇三年廿三條立法失敗後,區選候選人一句踢走保皇黨就可以當選的故智。建制派吃了大虧,未來將會有排捱,至於香港的局面會否好轉呢?有人樂觀,有人悲觀,樂觀者認為選票可以換來入主議會的權利,反對陣營應該重歸理性。悲觀者則認為,今次勝利將會是下一代抗爭的起點,攬炒的大勢不會有改變。

  期望選後局勢降溫

  區選如期進行,特區政府成功避過了叫停選舉的政治風險,建制派則成為馬前卒被對手痛宰,這個結果基本上在預期之內。區議會是採用單議席單票制,每個選區只有一個席位,如果某個陣營在大環境佔有優勢,那怕是輕微多數,都有機會勝者全得。今次區選大量選民湧出來投票,多個建制政黨得票都創新低,只是低處未算低,對手得票更多,於是一舉拿下大量議席。本來區選主打地區事務,不會出現這個現象,現在出現這種一面倒,反映了選舉泛政治化。

  在選舉揭盅後,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表示,今次得票大致仍然維持六四比。由於選民投票意欲高,說明社會分化和撕裂嚴重,他期望可以進行修補。昨日股市在選後大升,有分析解釋這是期望結果能把矛盾帶回議會解決,反映有這個想法的人不少,當中甚至包括政府的高層。然而,怎樣能夠做到呢?

  今次非建制派大勝,主要是把社會運動連結起來,與勇武派不割席,提出了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選舉分析家留意到,在勝選後,民主黨和公民黨即在社交平台表明,不會忘記理大的勇武派,當選議員立即集會聲援。面對五大訴求,政府能夠作出甚麼讓步呢?非建制派把勝選歸功於勇武派的暴力衝擊,政府是否可以不追究這些放火焚燒紅隧的暴力示威者呢?

  田二少打擦邊失敗

  如果這些問題的答案是不,承認虧欠了勇武派的選舉贏家如何可以說服他們,把矛盾帶回議會內解決呢?

  在今次選舉中,被視為政府最堅定支持者的民建聯和工聯會重挫。分析家說,代表商界利益的經民聯也好不到那裏去,甚至連經常打擦邊球的實政圓桌議員田北辰一樣下馬,可見整個建制陣營要面對非黑即白的抉擇,小退小讓根本無補於事。正如在選舉失敗後,田二少相當無癮地表示,自己對五大訴求並非鐵板一塊,但缺一不可並非自己能夠接受,結果就被選民踢了出局。在這個立場激化的環境下,期望非建制派勝選可以換來理性對話,會不會是有點過於天真呢?

  對於今次結果,有些政府中人會覺得不是壞事,因為這樣可以避免反對陣營因為選舉失利,質疑選舉而爆發暴動。從眼前避事的角度,反對陣在區議會勝選,氣氛自然平平安安。只是,在短暫平靜後,反對陣營自覺認受性更強,暴力衝突不會受到選票懲罰。選舉完畢後地方力量出現全面更替,狙擊政府的力量將會全面加強。在這種景況下,除非政府準備全面退讓,否則期望人家日後轉向理性溫和,又有甚麼現實基礎呢?

  成個社會有排要捱

  政治從來是講求角力和交易,要交易就要有本錢。反對陣營區選大勝,角力的優勢明顯增強,特區政府想和人交易,就像拿着兩銀錢想買大水牛,成功機會可想而知。分析家初步認定未來政爭只會不斷,建制派有排捱、政府有排捱,香港社會最後一樣有排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