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離開理大的年輕示威者,在臨時救護站等候救援時須以錫紙包裹身體保暖。
不少離開理大的年輕示威者,在臨時救護站等候救援時須以錫紙包裹身體保暖。

  (星島日報報道)經歷周日激烈衝突後,警方包圍理大,示威者經勸喻陸續「撤離」。截至晚上,警方在理大及附近拘捕和登記約一千一百人,自願離開者約八百人,當中約五百人為成年人,約三百人是未成年人。據警方初步分析,自願離開者中,大部分不是理大學生。校內仍有百多名示威者死守,至昨晚先後有兩批人士衝出逃走,但全被截獲。至於警方會否設「死線」,警方指死線不是警方定下,再三呼籲示威者放下武器離開,事件就可和平解決。昨日履新的新任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昨晚在防暴警察陪同下,親自到理大外及漆咸道南一帶視察。

  警方前晚開始允許理大校內示威者離開,至昨晚九時多,仍有人步出由警方登記。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指,警方對理大內未成年人士有特別安排,警方會先拍照及記下資料,他們才能離開,警方不會即時拘捕,惟保留追究權利;而成年人會被警方即時拘捕。警方管理層透過與學校高層聯繫,成功勸四十七名教職員離開。周一晚有示威者嘗試從天橋游繩至行車路,並登上接應的電單車離開。郭指,現場布防警員留意到事情,設立多重封鎖線,追截及拘捕三十七人,包括協助的司機。

  警方多次指離開理大者都會以參與暴動罪拘捕。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根據《公安條例》,參與暴動罪涉非法集結及破壞社會安寧兩個元素,「(如何)破壞社會安寧,從短片所見不用多說。」

  他表示,在暢運道的暴徒可自由進出,而大部分武器從校內運出和射出,如汽油彈和箭;有暴徒在暢運道襲擊警方後潛入理大,當中有參與暴動的人,故「出來的人會成為參與暴動的疑犯」。他補充,警方會先將高度懷疑人士拘捕,再按他們解釋和證據搜集,與律政司商討是否適合檢控暴動罪或其他罪名。而警方有需要時會聯絡未成年人士,找他們負上法律責任。

  理大校內仍有示威者留守,約十名大學職員昨日下午返校了解情況。理工大學校長滕錦光隨後現身校園視察,他表示希望尋求和平解決方案;離開前他再次呼籲不論是否理大學生,都在昨日內主動和平離開。滕又表示,大學管理層、中學校長和不少家長,都繼續努力跟進事件。

  近二十名自稱義務急救員昨晚離開理大,離開前在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陪同下召開記者會。陳沛然指,義務急救員角色重要,傷勢嚴重的傷者能否得到適當治療,可能取決於幾分鐘的時間,不管急救員是否醫護人員,都十分敬佩他們在場協助記者、遊客、市民等處理傷勢。

  有在理大留守的男急救員表示,衝突現場經常需要處理眼部及肢體出血、骨折個案等,需要龐大人力資源,「任務好辛苦及艱巨,但這是我們對港人的承擔。」

  另一方面,警方在中大搜獲超過三千九百枚汽油彈,是行動以來搜獲最多汽油彈的地點。郭嘉銓指,周日接獲中大報案,星期一在中大搜獲大批汽油彈,如果十秒擲一個,要十一小時才能投擲完。

有示威者走出校園疑向康莊道戰友揮手後折返。
有示威者走出校園疑向康莊道戰友揮手後折返。
昨晚再有黑衣人從理大走出,嘗試逃走。
昨晚再有黑衣人從理大走出,嘗試逃走。

示威者從理大衝出被警方制服。
示威者從理大衝出被警方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