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常有誤解,認為當代舞蹈集中於情感表達與展示技藝,抽離於社會現實。事實上,當代舞作為與身體對話的媒介,亦是上佳的表現平台,釋放出對各種現象的情感與觀察,也是當代社會的另一種載體。好像即將舉行的《城市當代舞蹈節2019》,所選的節目均對眼前紊亂無常的世界,作出深切反思。各類社會議題,以微密且亮麗的風格展現在舞者的身體律動,這大概是當代舞蹈直刺人心之處。本屆舞蹈節,也許是可貴的機會,讓我們探索當代舞蹈的嶄新方向,也開闢新的視野與想像。

  兩年一度的《城市當代舞蹈節》自2017年舉辦,該年的主題是以東亞原創力量為焦點。本屆其中一最大的轉變,是從亞洲轉至國際,展示世界各地更多精采作品。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行政總監黃國威(Raymond)解釋,吸取上一屆的成功經驗,能邀請歐洲的劇院策劃人來港觀賞舞蹈節,也能介紹香港的舞蹈藝術家到國際。他希望本屆仍能發揮這兩個主要成效。因此,本屆舞蹈節亦繼續展示具潛質的節目予專業的觀眾欣賞,同時也讓外地的觀眾認識香港的當代舞節目。「我們主要選取一些冒起中的中小型舞蹈藝術家作品,他們展示年輕的活力與啟發。」

  新世代的聲音大抵也關注社會環境。Raymond舉例,來自以色列的嗖舞團,他們的作品《我的生命時光》正正展現當前社會的消費主義,探索物質如何影響我們的社會。Raymond也提到另一作品、來自比利時的虛幻結集社的《支離──滅絕物種清單》。「此作品有關難民的生存漂泊,探索身分,也剛巧切中香港最近的移民潮。」

  舞蹈季中不少作品也圍繞當下,教我們反思深埋在現實的各類毛病。另一邊廂,Raymond也提到CCDC駐團編舞桑吉加的作品《Re-Mark》,作品為意大利佛羅倫斯法比加藝術節開幕節目,此次舞蹈節的版本將換成香港版本,重塑香港這座與佛羅倫斯截然不同的城市。「桑吉加近年的創作也喜歡探討回憶如何產生情感。因此作品充滿碎片式的片段,猶如在夢境中跳舞。這次在佛羅倫斯創作的新作,他嘗試詰問,現代人在古域中如何看待過去的歷史與記憶。當作品搬演至香港這座年輕的城市,在西九這片海中建造的土地表演,亦是另一種的回應。」 Raymond說到。

  桑吉加也談到香港版本與原版的最大差異:「當時在佛羅倫斯遴選了八位舞者,大都素未謀面,創作的過程也是發現彼此的過程,而香港的舞者很多已經很熟悉,積累了很深厚的感情。意大利《Re-Mark》其實是在一個舊火車站裏演的,在佛羅倫斯,一個充滿文藝復興氣息的小鎮,香港則在西九自由空間,是填海新建的劇場,相信觀眾的觀感也會很不一樣。」

  事實上,這種異域間的文化交流與各種交錯的文化身分,也見諸在本屆舞蹈節。CCDC中國舞蹈發展部節目經理Sophie亦提到,北京的雷動天下現代舞團與澳洲的艾斯普森舞蹈團合作的《二乘二》,亦是其中一顯例。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舞蹈節加進嶄新的VR舞蹈作品,Raymond提到,這種新的科技應用創造了全新獨特的電影語言,模擬親身的經驗,創造出獨特的現場感,也是當代舞蹈值得思考的展現形式。

《城市當代舞蹈節2019》

日期:11月16日(六)至24日(日)

地點: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自由空間、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葵青劇院演藝廳等

網頁:www.ccdfestival.hk

文:蔡倩怡 圖:城市當代舞蹈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