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八月二十九日晚香港各區自發舉行烏克蘭抗爭紀錄片電影放映會,同日晚上有近七十名示威者圍堵深水埗警署,疑用雷射筆照射警署外牆,亦有人向警署叫囂,高呼反對警察的口號和零星粗口,其中五人更涉嫌掟磚入警署。警方其後作驅散行動時,拘捕兩女一男中學生,最年幼的僅十三歲,案件昨日提堂,成為自反修例活動,首批在少年庭處理的案件。法庭動議為三人申請保護令,下令他們須暫住兒童及青少年院舍,其間不可回家,案件押後至九月二十七日,以便索取社署福利官報告。

  辯方均反對入住兒童院的命令,表示十五歲男童當晚在深水埗地鐵站附近,參與烏克蘭抗爭紀錄片的放映會後,路經案發現場回家途中被捕。同時引述男童父親口供指,他知道兒子相約同學參與放映會,又強調被捕地方是回家必經之路,若然知道住所附近有非法集會,不會允許兒子外出。

  裁判官杜浩成聞言要求男童描述紀錄片內容,又質疑對方為何要外出觀賞紀錄片,反問「上YouTube大把片有得睇啦,唔好同我講青少年唔會上網搵片睇」;他又質問男童為何一定要途經案發現場回家,謂「條條大路通羅馬」。杜官更一度要求警方送檢男童手機,坦言「被捕一定有原因」,建議警方調查涉案同學並考慮會否作出刑事起訴。他認為男童的解釋太多巧合,不接納其說法。

  辯方另指兩名十三歲及十五歲女童願意遵守宵禁令,而她們的家人亦承諾會盡力看管女兒,希望法庭允許兩人回家。惟杜官指出警方清場時曾舉藍旗及作出九次警告,兵荒馬亂之際兩人仍沒有離開現場,認為她們不清楚「乜嘢係對自己最安全同危險」;加上二人父母不知她們出現在案發現場,質疑親子溝通失效。

  辯方澄清十五歲女童身上的不是雷射槍,而是可照眼的電筒;並引述其說法,她當日只是到深水埗警署前的車站轉車,只見到一次藍旗,亦不知有人掟磚。杜官遂質問她身上怎會有防護裝備,女童則回應「我o依家出街都會隨身帶住,唔知警察幾時放催淚彈」。

  最終杜官認為三人容許自己在危險地方逗留,不能判斷自身安危,父母亦無能力監管,下令他們須暫住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舍。

  案件編號:九龍城少年法庭一一九、一二○、一二一——二○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