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全港性系統評估(TSA)一連兩天的筆試結束,今屆是TSA復考第二年,試卷一年淺過一年,甚至師生不約而同認為,TSA試卷比起校內考試更易應付。雖然有家長團體呼籲「罷考」,但響應的家長大不如前,隨着更多學校選擇全級參與評估,以取得評估報告,應考TSA已不再是洪水猛獸。

  今屆小三TSA,記者走訪抽樣及全級考的學校,採訪聽得最多的說話是「TSA淺過學校考試」,實際上無論是題目數量與題型,與去年復考後的首屆TSA相若,不見刁鑽的題目,考材也貼近學生生活,比如數學科以購物為情境,相比以往計算的士車資題材更「貼地」,學生甚至在考試時間一半,便已經答完試卷。觀乎今年小三TSA情況,學生不必刻意操練,已能輕鬆應付。

  今屆TSA舉行前,有團體質疑更多學校為取得評估報告,選擇全級小三參與,認為加劇操練壓力,甚至有團體提供家長信範本,呼籲家長為子女請假「罷考」,但家長反應不算踴躍,可見試卷題目調整後,普遍家長已不再認為應考TSA有太大問題。反而家長普遍關心的是,以往學校過早、過量的操練TSA是否重來。

  事實上,有個別學校不理教育局呼籲,要求家長購買TSA補充習作及模擬試題,但TSA所評估只是學生基本能力,即使校方所持理由是讓學生熟悉TSA考核模式,在小一或小二已經開始練習,就難以說服家長及公眾接受。

  即使《基礎教育課程指引》列明「提升教師的評估素養」,包括利用評估所得資料修訂學與教策略、發展校本課程等,但無可否認的是,前線教師、學校對於評估素養仍有差異,刻下學界應改變「不操不識」、「只求分數」等心態,更不應把評估視為硬性指標,非要學生達標不可,TSA評估最重要的功能是找到學生不足,讓教師在平時教學作調整,所以報告不應視為學校「非勝不可」的「成績表」。要改變這種操練文化,無論是辦學團體、學校或教師的角色均不容忽視。

  總而言之,是否考TSA已經不成問題,外界對學校全級考亦不應反應過敏,反而過分操練情況,值得教育界加以警惕,否則隨時斷送小三TSA優化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