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大半個世紀以來,中梵關係幾番波折,昨天終就最棘手的主教任命問題簽定協議,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表示,這應是「雙方妥協的結果」,梵蒂岡的妥協比較大。有分析也認為,梵蒂岡是台灣唯一的歐洲邦交國,北京或希望藉此向台灣施壓。

  早於一九四二年,羅馬教廷和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建立外交關係,於南京設立駐華公使館。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後,教廷駐華公使仍留在大陸,保持關係,至五一年被驅逐才遷往台灣。一九五七年,大陸官方成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五八年開始「自選自聖」地方主教。當時的教宗庇護十二世曾發表《致中國教會》通諭,稱自選自聖主教不合法,祝聖者和受祝聖者均自科絕罰(逐出教會)。

  改革開放後,受文革衝擊的宗教活動逐漸恢復,大陸成立「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和「中國天主教教務委員會」。此後,愛國會自行祝聖了多名主教,與教廷承認的主教,形成「公開」及「地下」兩個陣營。二○一三年,教宗方濟各上任後,多次向北京示好,中梵關係好轉,並就主教任命爭議展開多輪秘密談判。

  時殷弘接受中央社訪問表示,中梵關於主教任命的問題能夠解決,是歷經多年反覆協商、進退、折衷的結果。原因在於,中國主教的任命權既涉及到中國國內的政治穩定,也關係到梵蒂岡的國際聲譽。而這些因素,在中梵之間已經糾結多年。就已知訊息及迹象研判,梵蒂岡方面的妥協應該比較大。至於中梵會否建交,他認為不止關係到中、梵、台三方,還關乎中國國內政治等敏感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