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瑪麗醫院一名五十三歲女病人,前年十月完成屍肝移植手術後,約一年後發現肝功能出現異常,其後發現血液每一毫升有一億粒丙型肝炎病毒,即使治療後病毒已大幅減少,卻最終因多重器官衰竭死亡。院方調查發現,女病人曾入住有丙肝帶菌者的病房,其間醫護人員曾為一名丙肝帶菌者抽血,懷疑病毒殘留在可重複使用的抽血輔助器,結果為女病人抽血時透過輔助器交叉感染丙肝。院方形容事件罕見,是全球首宗,未來公立醫院將改用一次性的即棄抽血輔助器,惟採購需時,現階段部分病房只能即日更換抽血輔助器。

  一名五十三歲患有晚期多囊性肝病的女病人,前年十月於瑪麗醫院進行屍肝移植手術,惟直至去年九月下旬,病人返回醫院覆診時,發現肝功能出現異常,院方為病人進行肝功能異常測試,並沒有發現甲型肝炎、乙型肝炎、巨細胞病毒及丙型肝炎抗體;其後去年十月為病人進行內窺鏡逆行胰膽管造影,更出現急性胰臟炎及十二指腸出血等併發症。

  院方遂在去年十二月初,測試病人丙型肝炎基因,發現體內血液每一毫升有一億粒丙型肝炎病毒,經治療後病毒數量已大幅減少,但及至去年十二月三十日,病人因多重器官衰竭死亡。

  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表示,瑪麗醫院及港大醫學院就事件繼續追查,發現病人曾於去年八月六日至十九日因身體不適再次住院,並抽血作檢查,期間病人入住的K16S病房,有五名病人帶有丙型肝炎,其中一名丙型肝炎帶菌者為靜脈注射吸毒者,其體內血液每一毫升有逾二十七萬粒丙型肝炎病毒,醫護人員為該吸毒者抽血時,懷疑丙型肝炎病毒殘留於可重複使用的抽血輔助器。

  袁國勇解釋,「病人在進行移植手術前,自己、捐肝者、輸血的血液,全部都沒有丙型肝炎」,而且病人亦沒有靜脈注射濫藥、紋身、針灸、性行為等感染丙型肝炎的高危因素,已排除其他原因,所以追查之下,相信是醫護人員再為女病人抽血時,疑使用已帶有丙型肝炎的抽血輔助器,結果將丙型肝炎傳播至女病人身上,形容事件罕見。

  袁國勇續指,該名靜脈注射吸毒者的丙型肝炎為基因型6a,與女病人的丙型肝炎基因相同,為確保準確性,院方再將所有醫院約一百名擁有基因型6a的丙型肝炎帶菌者作基因排序,結果發現女病人與靜脈吸毒者的基因排序近乎一樣,僅有一至三個信號出現差別,而其他的病人則有八十八至一百零三個信號不同,「我們很有信心認為,靜脈吸毒者與女病人是同源。」

  瑪麗醫院行政總監陸志聰指,已就事件向女病人家屬交代,現得知約一百名病人曾有機會與源頭病人接觸,將安排回院抽血檢查及跟進,暫未發現有病人呈陽性反應。他指,為減低再有同類事件的風險,現時肝臟移植、洗腎病房等高危病房會先轉用一次性的抽血輔助器,未來所有醫院將轉用一次性的輔助抽血器,但由於採購需時,因此現階段所有病房暫時只要求即日更換。據了解,有關大量採購即棄式輔助抽血器,涉及金額約二百萬至三百萬元。

  衞生署表示,醫療儀器管制辦公室至今並無得悉海外醫療器械監管機構就有關使用多次使用抽血輔助器導致交叉感染,而發出的安全警示,亦沒有接獲在港其他使用相關儀器的不良事故報告。

  截至今年三月二十八日,衞生防護中心錄得十二宗丙型肝炎個案,過去兩年分別錄得三十九宗及十九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