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七名警務人員於一四年佔領行動期間,抬起公民黨前成員曾健超至金鐘龍匯道暗角毆打他;及後曾被帶返中區警署,又遭掌摑面部。經過三十一天的審訊定罪後,法官杜大衞指七警行為令警隊蒙羞,而且案情嚴重,故判他們入獄兩年,有被告打算上訴。警隊員佐級協會表示,同袍認為判決不公道及難以接受,協會將發起內部籌款,全力支持七警。

  七名被告依次為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四十八歲)、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廿九歲)、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四十二歲)、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三十八歲)、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三十一歲)、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三十二歲)及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三十六歲)。他們於情人節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名成立,第五被告另加「普通襲擊」罪成。

  法官杜大衞判刑時表示,小心考慮過各被告求情和審閱大量求情信,可見他們於警隊表現出色,獲得很高評價和讚許。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求情時指,警察在佔中期間長時間工作,又要面對示威者侮辱和暴力行為,期間有一百三十位警員受傷,毫無疑問,包括七警在內的警察於佔中期間面對很大壓力。

  根據上訴庭案例指,公眾人士相信警察維護法紀,法官批評他們知法犯法,判刑必須具阻嚇性作用,以儆效尤,維持公眾信心。杜官指今次案件令警隊蒙羞,影響香港在國際上的聲譽,全球多人看過今次七警暗角毆打事件,事件亦成為不少國家的頭條新聞。

  杜官指雖然曾健超亦有犯案,但已得到應有懲罰,而七警均是現役警員,正執行任務,杜官認為不能因為佔中期間壓力大,而將曾帶到變電站毆打,令曾受傷。杜官認為今次是惡意襲擊,整個過程近三十秒,由於案情嚴重,不能以緩刑處理,法庭相信監禁是恰當處罰,以兩年六個月為量刑起點,考慮到他們曾服務社會、於這兩年多來面對審訊的壓力、將被警隊解僱及失去長俸等因素,遂減刑至兩年。

  至於第五被告警員陳少丹面對的普通襲擊罪,杜官認為判監一個月是恰當刑期,雖然掌摑事件與暗角毆打屬兩件事,但考慮總刑期後,接納與兩年監禁同期執行。

  代表黃祖成的資深大狀駱應淦表示,黃祖成對判刑「梗係唔開心」,會就定罪上訴,但會與律師團隊研究理據,至於會否就判刑上訴則要再考慮。

  駱又表示,對於刑期個人認為並非過重。駱又透露,於裁決後收到逾千封求情信,其中包括屯門區議會主席等,但沒將信件呈堂,只向法官提及作紀錄。

  代表劉卓毅的資深大律師清洪則認為,杜官的判刑過重,更有犯法律錯誤,整個事件源於佔旺期間,為何曾健超襲警判囚五星期,而七警則判監兩年。

  清洪認為本案最多應判緩刑,他表示劉會提出上訴推翻定罪及申請減刑。案件編號:區院刑事九八○──二○一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