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激進政客貪勝忘形 一鋪輸清

2020-12-04 00:00
  一直以「壞孩子」形象出現的泛民激進政客許智峯,有九項控罪在身正候審訊,昨突在丹麥「宣布流亡」,這話說得堂而皇之,實質是棄保潛逃,躲避刑責。他還聲稱會繼續發聲,拉闊香港的國際戰線,但可以預見,他將與一眾「流亡手足」一樣,利用價值迅速消失,逐漸湮沒於人海,他多年來靠破壞性言行贏得的政治籌碼,亦一鋪清袋。許智峯在激進狂潮中升沉,只是眾多例子之一,近日被判囚的黃之鋒與周庭、遠走英美的羅冠聰與梁頌恆,皆同一命運,他們逾越法律與政治底線,為抬高自己把香港推向動亂,但貪勝忘形,終於全盤落索。

  借狂潮上位 愈威風愈瘋狂

  許智峯在政壇上位之路,如其說是敢作敢為、勇字當頭,不如說是另一種機會主義計算,深懂政圈鑽營之術。他本來只是民主黨內一名小子,在芸芸「大佬」中要脫穎而出,並非易事,如果平平凡凡做實事,永難冒起,所以他任區議員期間已表現出位,不斷在區議會搞衝擊,甚至蓄意踩法律紅線,遂獲得年輕激進選民歡心,穩住自己的位置。

  在這段期間,社會的激進主義潮流漸烈,在一些政客和別有用心學者興波作浪下,成為一股政治旋風,許智峯這類政客亦乘機借勢而上,憑着好鬥出位形象,於佔中後的一屆立法會選舉中,以高票當選,晉身立會殿堂。他一朝成為政壇「暴發戶」,自然威風八面,為了迎合激進支持者,屢屢破壞立法會秩序,甚至動粗搶走女官員的手機,在反修例風暴期間,更經常在街頭衝突中出現,干擾警方行動,並參與非法集結,以示「與手足齊上齊落」。

  激進政客猶如開演唱會的歌星,台下歡呼聲愈響,他演出就愈落力,也令觀眾更瘋狂。在過去幾年的激進狂潮中,這些政客迎合着時勢,也起了推動作用,形成一個惡性循環,把香港推入不斷加劇的動亂漩渦,令法治和秩序搖搖欲墜。

  誤判形勢盲衝 滿盤皆落索

  在這過程中,黃之鋒、周庭和許智峯等都扮演着同樣角色,特別是前者,以為本地「革命」浪潮可在外力支援下所向無敵,「變天」已在望。外力簇擁和激進群眾吶喊,令他們變得更亢奮,賭注也愈下愈大,卻貪勝不知輸,對形勢之險惡完全錯判,繼續盲衝。

  物極必反,是事物發展的定律,當社會秩序瀕臨崩潰,一定會有力量撥亂反正,而強有力的法律就是挽香港於既倒的一股力量。隨着執法與司法重振威力,加上《港區國安法》實施,激進政客再不能憑着衝擊法治贏取政治籌碼,終於一鋪輸清,落得入獄和逃亡的下場。

  經此慘痛教訓,已元氣大傷、衰頹零落的反對派政黨,應該深刻反省,走出這條錯路,回歸務實的建設性角色,否則只會重蹈黃之鋒和許智峯等的覆轍,以全輸收場。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