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大學「混亂時代」應結束了

2020-11-20 00:00
  一年前的暴亂給中文大學帶來一場空前災難,至今記憶猶新,傷痛之感揮之不去。經過一年平靜,昨日校園又湧起激流,一批學生四處噴漆塗污建築物,更公然舉起違國安法的「香港獨立」橫額遊行,令人憂慮動亂會捲土重來。吸取過往的慘痛教訓,小火頭不受控,會釀成巨災,所以對這樣的激進行動,既不可輕視,更不能縱容,幸而中大校方今次處理事件與去年大不相同,一開始就已報警,並表現出強硬態度,聲言對違規的人採取紀律行動。這樣做絕對有必要,大學在連場風暴中受到的創傷實在太深,代價實在太大,「混亂時代」應該結束了。

  寬待激進狂潮 造就「怪獸」橫行

  近年大學之亂,起因並不偶然,其實禍根早在幾年前就種下,由於激進主義未受管束,不斷茁壯繁衍,終於變成一頭橫行無忌的「怪獸」,再沒法收拾。在二〇一四年佔中之前,這股浪潮已開始席捲大學校園,部分學生着了迷,一些激進教員則成了「思想導師」,不斷潛移默化,加上校外政治組織與網絡平台的滲透,連結成洶湧激流,衝擊行動開始在校園湧現。

  他們有一套十分有效的策略,就是以「學術自由」做幌子,用「言論自由」作保護罩,藉着校園的自由氛圍,不斷牴觸學校秩序的底線,而在校內校外「同路人」的吶喊簇擁下,聲勢愈來愈浩大。校方當時亦知道學生一些行為已歪離正軌,甚至違反法律,但怯於他們的壓力,唯有寬容對待,以免激發衝突,令自己成為衝擊目標。  

  校方在這樣的處境下,較多人選擇了息事寧人,忍氣吞聲,或擺出開放姿態,以寬大胸襟容許激進學生享受破壞校園秩序的「自由」。更有管理層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自己也融入激進浪潮,認同了他們的「違法達義」思想,對迹近無政府主義的行徑未加制止,也不敢懲罰,更遑論報警處理,以為做了他們的「同路人」後,就不會惹火上身。

  創傷深代價大 亟須撥亂反正

  當激進違規行動成了「流行文化」,衝擊教職員、搗亂活動、排擠內地同學等便無日無之,暴戾之風席捲校園,夠膽動粗者竟成了「英雄」。由於校方的寬容,狂潮不斷升溫,加上社會動亂大氣候的牽動,終於在多所大學爆發風暴,中大和理大更成了慘烈的戰場。

  大學為暴亂付出了沉重代價,校園變成廢墟,損失以億元計,人心創傷、校友撕裂、內地生卻步等遺害深遠,更令人痛心的,是大批學生被捕,面臨牢獄之災,前途盡毀。經歷過巨大傷痛後,大學和社會都應該深切反思,寬容違規行為,最後只會害了學生,也害了大學和整個社會。

  今次中大校方對學生違法行動採取強硬立場,值得肯定,總算行了撥亂反正的重要一步。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昨在畢業禮致詞時也形容,過去兩年是「對文明社會準則的背離」,應該回到正軌。只要校方有這態度,大學結束「混亂時代」是可期的。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