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泛民錯入死胡同 咎由自取

2020-11-11 00:00
  人大常委會出硬招,預料在今天會議上,將定出DQ部分泛民立法會議員的框架安排,授權特區政府執行。這一擊突如其來,泛民顯得不知所措,手中可打的牌有限,只揚言會集體總辭抗議,但中央投鼠不再忌器,必將十分堅定,總辭施壓只會徒然。泛民陷入今日的困境,皆因一直都走錯路,終至滿盤落索,可說咎由自取。即使現在面臨自我「攬炒」的厄運,卻仍無意反思未來路向,繼續在死胡同中橫衝直撞,前景堪虞。

  歪離鄧小平早定的界線

  九七回歸以後,中央基於「一國兩制」方針,本給予反對派一定的空間,希望其扮演建設性監察角色,與特區政府攜手搞好香港。然而,中央給他們定了一條底線,就是不能歪離「香港主權屬於中國」的基本原則。已故領導人鄧小平在一九八四年六月的一次談話,就此講得很清楚:「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甚麼叫愛國者?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如果泛民依照這界線和標準行事,發揮「忠誠反對派」的作用,督促政府改善民生施政,共同推動回歸後的建設,民主化將可順利推行。

  但泛民卻選擇了另一條路,就是以激烈抗爭手段,欲將高度自治變為完全自治,目的是奪取特區管治權,與中央對抗,不論其所喊口號為何,實質上就是衝擊主權原則。更錯的是,部分本來走較溫和路線的泛民政黨,被本土派與激進抗爭派牽着鼻子,摒棄「忠誠反對派」角色,走上「革命」之路,不惜超越中央設定的底線。

  隨着國際政治大環境轉變,美國對迅速崛起的中國展開新冷戰,香港成了西方遏制中國的戰場,而部分泛民再一次走錯路,以為可依仗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支持,逼使中央就範,讓他們挪取執政權力,繼而與中央抗衡。美國政府正欲利用香港這枚棋子,泛民投懷送抱,自然求之不得,於是副總統、國務卿和眾議院議長等紛奉為上賓,其實把他們當馬前卒。

  一錯再錯投入美國懷抱

  當他們搭上了「國際線」,投到外國勢力的一邊,便完全違反了鄧小平所定的「界線和標準」,再不屬於「愛國者」了,這樣的反對派,當然不容再參與治理香港。基於此思路,中央決定DQ這類泛民議員,乃順理成章,特別是經歷過反修例嚴重動亂後,中央對上述「界線和標準」守得更緊,不會因反對聲音而有絲毫動搖。

  泛民還有一大錯着,就是用了「攬炒」策略,圖以街頭暴亂和議會混亂向中央施壓,不惜把社會秩序搞亂砸爛。他們也許還未知道,大多數市民其實已對動亂厭倦反感,激進行動已變成泛民的負資產,即使他們被DQ,料也不會激起廣泛反對。

  泛民一錯再錯,已走進了倔頭路,這結果本早可預見,事到如今,只能說是咎由自取。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