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智經時事分析】氣候乾旱難耕種 「海水溫室」成救星?

2020-10-26 00:00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今年將諾貝爾和平獎,授予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表揚其致力對抗飢餓,阻止飢餓被利用作為戰爭和衝突的武器。活於香港,或許較難體會飢餓對生命的威脅,但全球應對糧食危機網絡組織今年發表的報告指,去年約有一點三五億人口正面對糧食嚴重不足,是過去四年以來最多。

  事實上,部分地區因為氣候炎熱乾旱,難以發展農業。近年外國有農業科技公司應用「海水溫室」,使本來不適合灌溉農作物的海水種出大量蔬果。雖然香港沒有面臨糧食危機,但當局正推動本地農業現代化及可持續發展,「海水溫室」技術是否適用於本地,值得探討。

  外國有農業專家研發「海水溫室」系統,英國農業科技公司Seawater Greenhouse創辦人Charlie Paton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只要好好利用,海水也能用於耕作。

  「海水溫室」技術可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透過管道將海水輸送至溫室地區後,利用太陽能裝置除去當中的鹽分,作灌溉用途。另一部分透過蒸發海水產生冷卻及加濕的效果,在炎熱乾旱的地區提供適合種植的環境。溫室四周會裝設「蒸發牆」,牆內鋪設墊子,並配合改良的「卡紙及風扇技術」,利用風扇把外圍的空氣,打入已浸濕海水的卡紙,以觸發蒸發作用,所產生的水氣會把溫度降低約十五度。

  這是由於大部分水分蒸發後,剩下的鹽水會比一般淡水有較高的沸點及較低的凝固點,能有效吸收環境中的熱能。

  Paton與其團隊已在阿曼、阿聯酋等地區,引入「海水溫室」的相關基建,提供適合種植青瓜、番茄等蔬果的環境。其中與另一農業科技公司Sundrop Farms合作、在澳洲南部奧古斯塔港推展的大型商業項目,現時種植的番茄佔全國一成五產量。

  「海水溫室」技術還有其他好處,例如海水經蒸發後,鹽水中的鋰、鈷、鎂等物質的濃度便會大大提升,變得更易於提取,用作商業出售。

  雖然「海水溫室」看似潛力無限,但如要引進相關技術,仍要克服重重困難。

  挑戰一:沒有陽光如何運作?

  首先,「海水溫室」是利用太陽能發電驅動裝置,但太陽能在冬天時或會不足,因此溫室系統需要接駁至後備電網,依靠燃燒化石燃料所產生的電力。可想而知,此舉會令「海水溫室」的運作過程產生大量污染物。

  其中一個解決方向是在陽光充沛的日子,預先把太陽能產生的電力儲存在電池中。現時最常見的儲電池是鋰電池,其優勢是成本正不斷下降,弱點是只能短暫儲電。由此可見,研究人員仍需尋覓合適的儲電技術,方可讓技術引進日照時間不長的地區。

  挑戰二:傳統務農者排斥

  Paton亦提到,傳統農業持份者或會視新技術的成功為威脅,並舉例指早前在西班牙加那利群島推展「海水溫室」的試驗計畫時,遭到持份者反對。

  Paton續指,低收入國家及民族對於發展農業的態度亦是一大障礙,例如索馬里蘭人民深受當地文化影響,認為只有基層人士才會耕種,因此土地持有人及投資者對農業生意興趣不大,使外來公司難以在這些地方推展巨型的「海水溫室」項目。

  上述觀點僅是Paton的看法,但亦可見,即使新技術切合氣候環境,但人民對農業根深柢固的取態,以及業界的利益問題,都是左右技術能否落戶的關鍵。

  為了推動本地農業現代化及可持續發展,政府於一六年《施政報告》中宣布落實新農業政策,當中包括設立農業園,協助培育農業科技和農業商務管理知識。那麼「海水溫室」落戶香港又是否可行?

  其中一個值得關注的是「海水溫室」及相關設施的佔地面積。以約旦的項目為例,首階段構建了一個佔地約四個足球場的基地,除了溫室設施外,也有太陽能發電廠、研究設施等。

  前文提及位於新界古洞南的農業園可提供約八十公頃農地,分為傳統、現代化及有機耕種,若當局有意把「海水溫室」引進本港,或可以農業園作為試點。

  此外,政府近年促進以工廈空間發展農業,並就多項限制作出修訂。其中「綠芝園」主力發展魚菜共生種植系統,種植和出售標榜「無污染、零添加」的農產品,該企業現時在大埔工業村營運三萬呎的種植場。

  假如把「海水溫室」移師至近海岸的工廈,鋪設管道把海水輸入至室內種植場,並在工廈天台裝置太陽能發電裝置,相信也值得投資者研究。

  面對淡水資源不足,「海水溫室」有望紓緩全球糧食危機,但此技術能否普及,技術研發、投資者取態,以至政府的農業政策,都有決定性的影響。

  (全文見智經研究中心網頁:www.bauhinia.org)

  智經研究中心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