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迴避譴責白人至上 特朗普引發眾怒

2020-10-02 00:00
  (星島日報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周二晚首場總統候選人辯論會上,拒絕譴責白人至上主義,甚至叫極右組織「驕傲男孩」(Proud Boys)的成員「待命」,引起各方驚怒,批評他縱容暴力,多名共和黨人也與之劃清界線。眼見風波鬧大,特朗普周三軟化,改口叫「驕傲男孩」組織的成員「站下來」,讓執法人員去做他們的工作。

  辯論會上談到種族議題時,主持人華萊士問特朗普是否要譴責「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民兵團體」,是否要他們解散,而不是在某些城市助長暴力,玷污反種族歧視示威,拜登也幫腔:「來啊,說吧。」據報,包括聯邦調查局(FBI)和國土安全部的多名高級官員,本月相繼示警,稱白人至上主義團體在美國構成日益嚴重的暴力威脅。

  當時特朗普說:「要怎麼稱呼這些人?給我一個名稱。」因此拜登提到極右翼團體「驕傲男孩」(Proud Boys);這個組織自稱「西方沙文主義者」,但人權機構南方反貧窮法律中心將之歸類為仇恨團體。於是特朗普說:「驕傲男孩,退後待命。」緊接着炮口轉向:「但我要講,有人必須對antifa(反法西斯主義運動)做點甚麼。」antifa很大程度上是無組織的極左翼運動,主要對抗的目標是其認定的獨裁者或種族主義者。

  「驕傲男孩」活動組織人之一畢格斯在社交媒體Parler歡慶特朗普提及自家名頭,說:「特朗普總統要驕傲男孩待命,因為有人必須處理反法西斯主義者……太好了,長官!我們準備好了!」辯論後,拜登的競選拍檔、聯邦參議員賀錦麗在電視節目中批評,特朗普所言是大搖大擺用暗語傳遞政治訊息。反誹謗聯盟行政總裁格林布拉特推文說,特朗普的回答「令人難以置信」。他說:「美國總統欠美國一個道歉或一個解釋,立刻就要。」

  拜登經常說,他決定競選總統,是因為二〇一七年看到維珍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攻擊立場相異的示威群眾,而當時特朗普卻說「兩邊都有好人」。拜登和特朗普周二在克里夫蘭結束首場辯論後,周三重返競選行程,拜登來到關鍵戰場俄亥俄州和賓夕凡亞州造勢,抓住機會炮轟特朗普:「這位美國總統的為人就像這樣,我想,這真是國家之恥。」拜登說:「我想對驕傲男孩以及其他白人至上主義組織說:『停止、終止。』」「我們美國人不是這樣。」

  聯邦參議院唯一的共和黨籍非裔參議員斯科特說,特朗普「需要修正」他的言論。多位共和黨人據報也有類似反應。重量級的參院多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說,他同意斯科特之言,不譴責白人至少主義者屬「不可接受」。共和黨眾議員、原住民科爾說,特朗普應清楚譴責「驕傲男孩」及其他極端團體。

  在多位共和黨人劃清界線後,特朗普周三稍為改變態度,說:「他們(『驕傲男孩』成員)必須站下來,讓執法人員去做他們的工作。」當被追問是否會譴責白人至上主義組織和成員,他回應道,他一直有這樣做。但他立刻再次將炮口轉向,要求拜登譴責antifa成員的暴力行為。

  另一方面,特朗普在辯論會上呼籲支持者在十一月三日大選投票日,踴躍到投票站充當臨時觀察員。民主黨選務專家痛批,這根本是要求大家做脅逼選民的非法行為。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