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美凌港惡形惡相 欠狠招打擊有限

2020-07-16 0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反對《港區國安法》為由,向中港作出新一輪制裁,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盡顯霸道,然而美國向來在港取得龐大商業利益,重創香港也同時會損害美資,特朗普的制裁實未敢出狠招,故對港還是心理壓力大,而實質影響有限。

  特朗普昨晨對記者表示,他已經簽署《香港自治法案》及一項行政命令,終止對香港的特殊貿易優惠待遇,並把香港的貿易和關稅地位與中國等同對待,香港再無特權、也無特殊經濟待遇,亦不允許從美國出口敏感技術到香港。其後白宮發布該行政命令內容,措施還包括取消對香港特區護照持有人的特殊待遇、凍結危害香港民主人士在美國的資產、有意終止和香港之間的引渡協議、結束給香港警隊的培訓。

  取消優惠待遇 不會很痛

  取消特區護照簽證、引渡協議、警隊訓練,對香港影響輕微,較嚴重的是終止對香港的特殊貿易優惠待遇,香港要與內地般交關稅,就等同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然而,美國出這招並非香港的「貿易末日」,其影響仍可控而有限。

  香港與美國之間的貿易包括:二千一百三十億港元進口,不足三十七億港元的出口,和三千億元轉口貿易。若美國要向香港出口貨品徵收與大陸同樣關稅,影響的只是那不足三十七億元香港產品,至於三千億轉口貨品若涉及中國貨,美國早已按中國關稅徵收,故不會影響對香港轉口貿易。

  若是其他地區爆發貿易戰,將會互加關稅,只是香港乃自由港,進口貨品根本沒徵關稅,因此美國在港美貿易中,是佔盡利益的一方,去年從港人身上賺取近二千一百億元,香港亦無從反制,只能硬給美國欺凌。

  事實上,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是世貿組織賦予的,不由得美國取消,美國能做的只是單方面不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向香港貨品徵收中國關稅,但其他國家仍會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當然,以美國霸凌性格,已經常逼其盟友跟從制裁中國,因此再逼西方國家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並非不可能。不過,歐盟就已表明,不會因港區國安法而對中國作出經濟制裁,遑論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這種損人損己的行為。

  美國並非沒有狠招可重挫香港,如大家視為核彈般強勁的手段,就是打擊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白宮亦正研究挫傷香港聯繫匯率制度,如限制香港銀行換取美元上限。然而,據美國媒體報道,有關建議並未獲白宮高層接納。這不是特朗普對香港善良,而是這些損害香港金融中心的舉措,雖可重創香港,卻同時打擊美資尤其華爾街金融機構的利益。

  向港金融開刀 損華爾街

  香港是亞洲區股市、銀行、基金、保險業務的最重要平台,各家知名的美資投行、商業銀行、基金和保險公司都駐紥在港,利用香港大賺亞洲錢。若香港這個金融平台被衝垮,這些美資金融機構會即時損失數以十億美元計,包括滙率、資產價值大跌等,而且亞洲區短期內難以建立另一個如此廣度及深度的金融平台,令美資金融機構的生意損失可長達幾年。

  特朗普可以違背華爾街的利益嗎?尤其美國大選在十一月舉行,假如華爾街不滿特朗普,出錢出力反對他,並在短期內踩低股市,勢將對特朗普選情造成沉重打擊。況且,其他西方國家的金融機構亦利用香港賺亞洲錢,重創香港亦將打擊這些國家的金融機構,相信他亦會被西方國家追究。

  在現時全球經濟因疫情受重創下,特朗普打擊香港亦要顧及美資利益,令其手段受制,雖然美國的制裁手段實質對港影響不大,但特朗普還可能失控地不斷加招,這對香港始終如懸在頭上的一把刀,造成難以驅除的心理壓力。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