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檢測大落後 爆發風險難消除

2020-07-14 00:00
  香港昨天新增四十一宗本地確診,令人最憂慮的,是當中有二十宗源頭不明,專家顧問許樹昌認為這顯示病毒已深入社區,情況比三月時更嚴峻。目前疫情的最大問題,是「漏網」的隱性感染者大增,且散布於不同地區,形成多條傳播鏈,單靠原來的圍堵措施已不足夠,必須展開「大包圍」檢測,找出播毒者後立即隔離,才可遏止病毒散播。但政府在這方面遠遠落後於內地城市,卻未見大刀闊斧打破「框框」急起直追,若不盡快改變思維謀求突破,大爆發的風險恐難消除。

  內地「圍剿」成功 港望塵莫及

  內地一些主要城市早前也曾出現疫情反彈,引起社會恐慌,而當局的應對策略是厲行「早發現,早隔離」,為此將檢測量大幅增加,其中北京就做到每日五十萬人次,數字十分驚人,卻有效地將疫情遏止,可見「大圍剿」有立竿見影之效,這成功經驗,絕對值得香港當局參考。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也提出類似對比,指內地每日做的檢測達三百七十八萬人次,即每百萬人有二千七百次,按此比例,他認為香港每天檢測量起碼應去到二萬次。目前公營醫療機構每天只做到約七千次檢測,特首昨天表示會增至八千以上,但比起內地的平均數,仍差一大截,遑論與北京、深圳等大城市比較了。

  其實香港在疫情爆發初期,檢測量並不比內地城市差,但其後沒有隨着情況迅速變壞而加快步伐。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就直言,香港的檢測量曾經領先全球,可惜沒有繼續進步,對比之下,現在停留在中低水平。

   私營收費高昂 成規須打破

  香港未能大幅增加檢測量,是因為太依靠公營醫療機構,而其負荷已近見頂,私營醫療機構本來可分擔更多檢測,但收費比內地高出多倍,每次達到一千五百元至三千元,政府如出公帑「購買」其服務,耗費會極大,而一般市民除非有特別原因,主動花費作檢測的不多。

  醫療界人士拆解收費高的原因,一是採用外國的高價試劑,二是須先經醫生診斷,將費用計算在測試費內。港大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就指出,廣東省統一採購內地的試劑,每劑價格可降至十五元,所以深圳的檢測收費只二、三百元,比香港便宜很多。如果香港的檢測費能跌至這水平,檢測量便可大增。

  政府應看到問題所在,大刀闊斧改變策略思維,更積極利用內地的資源,突破私營機構收費高的局限,才可在短時間內擴大檢測。

  特首昨晚表示會為安老院員工、的士司機、食肆員工及物管人員等四個高危群組進行檢測,數量達四十萬,為此已接觸更多私營機構,包括深圳的公司,由它們分擔部分檢測服務。問題是,政府會否仍受限於原有制度,被既得利益團體束縛,始終不敢邁出更大一步?面對嚴峻疫情,政府須有更大勇氣打破框框,才可以成功展開大圍剿,否則,大爆發風險恐難消除。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