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國安立法無違「兩制」 港啟大治新時代

2020-07-01 00:00

  人大常委會昨天表決通過《港區國家安全法》,隨即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由特區政府刊憲實施。這部法律對危害國安的罪行及處罰、執行架構、執法及司法程序都有明確規定,既具有震懾力,也在最大程度上保持香港現行制度的原則,可以說在保「一國」安全的前提下,全面兼顧「兩制」,絕大多數市民的人權自由也得到保障。過去幾年,香港深陷無休止的動亂,中央今次毅然就國安立法,將是社會重回正軌的轉捩點,這亦是多數市民的期盼。

  一個國家立法保障安全,本來是天經地義的事,特別是當主權受到衝擊,面臨國土分裂時,更當如此。過去一年多,美國等針對中國的敵對關係升級,與香港激進力量結合,掀起嚴重動亂,奪權與爭取獨立的意圖昭然可見;更令人痛心的,是大批年輕人受幕後鼓動走上「暴力革命」之路,由街頭暴動演變為恐怖主義行動,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災難邊緣。

  保持港現行制度 與普通法銜接

  面對這空前危機,中央為了有效遏止亂局,已別無選擇,必須在港築起法律防線,抵禦來勢洶洶的國安威脅。換了是其他國家,在這危急處境下,都同樣會這樣做。

  在港立法維護國家安全,原應是特區本身應負的責任,但在反對勢力的重重阻礙下,始終沒有履行。中央本來有權將內地的《國家安全法》等一系列相關法律直接適用於香港,但並沒有這樣做,而是根據香港原來制度,制定《港區國安法》,基本想法就是維持「一國兩制」的大方針,令整部法律能夠與香港的執法與司法原來運作結合,並以此為主體,由特區負起最大責任。

  《港區國安法》主要針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這四類罪行,對定義與刑罰都有清晰規定,基本上兼顧了普通法的特點,盡量令全國性法律與香港法律銜接。其中較多人關注的追溯期問題,就根據原來的法律慣例,訂明不追溯過往罪行,同時也維持普通法的無罪推定原則。

  此外,除了上述的四項罪行,其他普通的刑事犯罪及經濟犯罪等,都不在《港區國安法》的範圍內,由香港原來的法律處理。換言之,受此法律影響的人極為有限。

  訂明指派法官程序 司法可獨立

  在執法方面,該法規定由香港的執法機構負責,警隊將設專門部門處理,中央在港設立的國安公署,主要是監督、指導、協調和支持特區國安部門執行職責。該法訂明中央在十分特殊的情況下,對極嚴重的國安案件有管轄權,而由駐港國安公署執行,不過其在何種情況下執法,法律有明確規定,包括出現「特區政府無法執行本法的嚴重情況」,以及「國家安全面臨重大現實威脅的情況」等,發生的機會都極小。

  至於司法程序,《港區國安法》規定由特首在現任及暫委法官中,指定若干名法官負責審理國安罪案,而特首在定出名單前,須徵詢特區國家安全委員會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意見。司法機構則有權在此名單中,指派法官在各級法院處理國安案件,可見整個程序都是要保證法官可獨立審理案件,不受干預。

  此外,國安案件都會由特區律政司提出檢控,維持現行的檢控原則,就是律政司有權獨立處理,不被其他部門和外界影響。

  對於市民的人權自由,《港區國安法》的總則第四條列明,根據《基本法》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在維護國安時應當尊重和保障人權,以及言論、新聞、集會等自由,可見該法只是針對極少數人,大多數市民都不會受影響。

  整體而言,《港區國安法》在「一國」安全與「兩制」原則之間取得了平衡,「一國兩制」將可在香港回復穩定後,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