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執行國安法 特區政府仍是「主軸」

2020-06-22 00:00

  人大訂立《港區國家安全法》,草案已交人大常委審議,很快就會表決。有關草案的說明指,中央將在港設立國安機構,向特區政府提供意見及作「監督、指導」,引起對中央角色的關注。由於維護國安是中央的根本責任,而一些重大案件或涉及複雜外交問題,中央有必要保留管轄權;然而,按中央的想法,執行國安法的主軸仍是特區政府,須負起制止危害國家活動的主要職責,這在法律中亦會訂明。特區政府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特首指定法官,以及設專門檢控部門等,目的都是為履行這責任。

  特區領導班子將是「抓手」

  中央對「極少數」重大國安案件,保留直接管轄權,而上述國安機構則負執行職責,主要基於兩個原則,一是中央有處理國安事務的權力;二是一些嚴重案件與外國政府和機構有關,涉及重要國家機密,因而會引發國際角力,香港的執法部門與司法機構都難以處理,必須由內地相關部門負責。

  中央雖保留這權力,但已表明極少機會使用,只是對「最壞情況」有所準備,根據《港區國安法》草案,在港維護國家安全的主要責任,仍然在特區政府身上,絕大部分案件都會由執法、檢控和司法機構負責,並在港審理。

  內地政論家「兔主席」對此有精準分析,指中央設立由特首領導、成員包括各核心部門負責官員的維護國安委員會,就是把國家安全放在香港政策的最高位置,不能讓港府把國安職責「下沉」,而把特區領導班子作為維護香港國安的「抓手」。

  港有關部門仍負主要責任

  依此,處理國安問題的「主軸」仍是特區政府,特首與高層官員因而須就保障國家安全,向中央問責,而中央設立的國安公署,以及委派的國安顧問,則擔當監督、指導、協調的角色。換言之,仗主要仍由特區政府去打,而由中央與特區一起建構的機制,則在作戰過程中共同進退,相輔相成。

  其實在回歸前的港英時期,英國外交部也有派政治顧問來港,向政府提供意見,而英國的國安部門也有人員督導警隊政治部。可見在國安層面的運作,中央在港設立國安公署及派駐國安顧問,都很有必要,但實際工作仍由香港執法部門負責。

  至於司法方面,對極大多數案件而言,香港仍保持司法獨立,即法官在審案時不受任何干預。《港區國家安全法》訂明由特首指定法官審理國安案件,但並非決定那個法官審那宗案,而是定出一個法官名單,由名單內的法官負責這類案件,這與原來的司法運作沒有太大分別,而有關案件仍會按現行的司法程序處理。

  由此可見,中央在考慮整套法律時,基本思維是信任和依靠特區政府,讓其負起維護國安的主要責任,在實際工作的層面亦是如此。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