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護國安防亂 須建有力機制

2020-06-21 00:00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負責人,昨天就《港區國家安全法》草案作了說明,除清楚闡述立法目的與原則,也勾畫出草案內容梗概,當中特別受注意的,是為執行法律而建立的新機制。對香港而言,這是回歸後從未有過的,但正如說明所言,今次立法是要「解決特區在維護國安方面的法律漏洞、制度缺失」,面對嚴峻局面,為了防止更大動亂,實有必要建立一個有效及強力的機制,否則便只會是裝腔作勢的無牙老虎,沒法起到禦險與維穩的作用。當然,有關機構必須受到法律規管,而廣大市民的權利自由也要得到切實保障。

  人大制訂的《港區國安法》有六章,開宗明義的「總則」,就訂明中央對國家安全有根本責任,香港特區也有維護國安的憲制責任。即是說,香港的國安問題,是全國問題;當國家安全在港受到威脅時,中央就須直接處理,而特區則應配合,這個共同責任,將會體現於《港區國安法》的條文中。 

  重建新防線 整體「大作戰」

  因此,《港區國安法》的性質是全國性法律,而非香港本地制訂的法律,以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方式頒布實施,然而,如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所說,內地與香港法律制度一些共通的原則,如程序公正、無罪推定,保障被告權利等,都會納入法律中。

  新的機制及相關機構職權,也是根據上述原則建立,以應付香港面對的實際危機,主要考慮幾點:一是香港受到外部勢力干預,發生嚴重動亂,香港原來的執法機構已不足以應付,必須重建防線;二是香港的檢控部門與司法機構在國安案件上出現「短板」,存在疏漏,有需要修補;三是國安事務涉及複雜國際問題,香港自己處理力有不逮,須得到中央協助。

  為了達到上述目的,香港特區將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特首任主席,成員包括三位司長、保安局局長、警務處處長等;警隊同時設立類似政治部的國安部門,擁有執法權。這架構的主要意義,是特區政府最高層與涉及保安事務的官員,將在特首直接領導下,共同負起應付國安威脅的責任,不能再像過往般事不關己,一盤散沙;同時設立秘書處,由秘書長領導,形成一個強而有力的實務機構,而秘書長更要由中央任命,可見其角色甚為重要。

  在港設機構 起震懾作用

  此外,負責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法官,將由特首指定,一改過往由終審庭首席法官指派法官的做法,顯示對審理國安案件的法官,也有特別要求。同時,律政司亦須設立專門部門,處理國安案件的檢控。這些新做法,都反映中央要求特區各具公權力的機構,都有制止危害國安行為的職責,並把國安案件與一般案件分開處理。

  從中央的角度,在港維護國家安全,中央有直接責任,故將在港設立國安公署,並派出國家安全顧問,向特區國安委員會提供諮詢意見。設這個新部門與職位,有幾個特別意義:一是在實際工作上協助港府,因回歸後警隊政治部已不存在,在執法及情報搜集上,都須內地部門人員支援合作;二是對威脅國安的內外勢力,起到更大的震懾作用。早前中央已坦言,對於一些極嚴重的危害國安案件,在港設立的部門將有管轄權,這訊息對意圖策劃「重大行動」的人和組織,都有極強阻嚇力。

  在波譎雲詭的國際形勢下,過去一年的動亂大有捲土重來的可能,要應付這樣的危局,建立有效的防禦機制實有必要。然而,《港區國安法》也將訂明保障廣大市民人權自由的基本法治原則,這方面寫得愈明確,愈能令公眾安心,對立法遏大亂以達大治也更加接受。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